r.jpg w.png j.png c.png s.jpg 1227文摘.jpg yy.png 0111首建.jpg U020160203609996595816.jpg xwyxz.png U020160203615056483362.jpg dxs.png
2018-12-18 08:28:00北京日报
为了“每天一杯奶”
发布时间:2018-12-18 08:28:00 文章来源:北京日报 网络编辑:奚小荻

  上世纪50年代末,红星农场奶牛场挤奶工手工挤牛奶。

  1990年南郊农场金星牛场被评为北京市农林系统经济工作先进单位,乔绿一直保存着当时的奖状。

  参加工作以来,乔绿一直与奶牛为伴,至今办公室里仍摆放着奶牛的模型。

  本报记者 孙云柯

  寄语改革开放40年

  “一杯牛奶,强壮一个民族”。改革开放40年,人民的膳食结构、健康水平都得到了根本改善,这与我国农业,尤其是畜牧业的快速发展密不可分。作为首都国企,市民的健康、食品的安全始终是三元最神圣的责任,而这种首都品质,也必将在未来得以传承和延续。

  ——乔绿

  圆眼睛、大脑门儿,讲起话来慢条斯理,这位从山西农村走出来的大学生,小时候就没喝过牛奶,却在毕业后与奶牛打了三十余载交道。

  如今,他管理的牛场,每天都要运出千余吨牛奶,再经过杀菌、消毒、包装,送往各大商超、奶站供市民选购。他就是三元种业旗下的首农畜牧公司总裁乔绿。

  谈起牛奶,北京人几乎家家户户都能讲出自己的故事。上世纪70年代,喝牛奶对北京人来说是件奢侈事儿,就算有钱也买不到,因为那个年代牛奶凭票供应,家里有婴儿或老人才有奶票分配。由于奶源有限,在奶站抢奶的事儿时有发生。

  喝牛奶不易,与当时北京地区市场供应不足有关。新中国成立初期创建的南郊、双桥等国营农场虽然都饲养了奶牛,但牛奶生产能力远不能满足市民的需求。为了扩大生产,上世纪80年代,京郊各农场纷纷通过各种办法扩充奶牛养殖规模,并拓展产品种类。正是这一时期,南郊农场首先建成了万头规模的奶牛基地,并开始生产加工“万年青”奶粉,开发熊猫雪人等冷饮。

  1989年,乔绿从当时的北京农业大学动物科学系毕业,来到南郊德茂牛场,见到北京自有的黑白花奶牛品种。第一次喝牛奶时,乔绿赶时髦,先是呼口气吹开奶皮,轻轻地抿一口牛奶,故意在嘴边挂上一圈“白胡子”,再用舌头轻轻舔进嘴中——那份香甜至今难忘。乔绿暗下决心,要通过自己的努力,让更多人喝上牛奶。

  初到德茂牛场,乔绿的第一项工作就是给奶牛“选美”,从普通奶牛中选出体型好、产奶量高的品种。这项从加拿大、日本引进的“外貌鉴定”技术,并非看一眼这么简单。“背要平、腹围要大、小腿骨要细、乳房要前伸后沿,这才是一头‘清秀’奶牛的标准。”刚刚上班时,乔绿都要随身带一把皮尺,测量奶牛的各项数据进行研究。

  也正是这一时期,随着像乔绿这样的科班畜牧专家加入以及国外先进养殖技术的引进,京郊农场的牛奶产量大大增加。上世纪90年代,随着巴氏灭菌法、利乐包装以及系列乳制品加工设备及技术的引入,北京牛奶生产开始与国际接轨。

  不过在乔绿看来,对牛奶生产具有深远影响的是在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从人工挤奶向机器挤奶的转变。过去,工人一个班最多能挤10头左右的奶牛,费力不说,卫生还得不到保证。换成机械化挤奶后,哪怕是最初级的管道式设备也能在同样时间挤100头奶牛,而且牛奶不与空气接触,可以有效控制奶品质量。

  技术的进步,产量的提高,带来最直观的变化就是让牛奶从过去的奢侈品变为市民生活的日常饮品,随着巴氏灭菌法的普及,牛奶不需要回家再煮沸杀菌,而是可以购买袋装鲜奶直接饮用。乔绿记得,上世纪90年代刚刚上市,购买袋装牛奶成了那一代北京市民深刻的记忆。

  1988年,三元集团在城乡体制改革中整合了京郊多个农场优质奶业资源,开始以全新的姿态面向市场。也是在这个时候,大众对牛奶的观念也不断发生改变,“每天一杯奶,强壮中国人”的口号深入人心,人们普遍开始关注自己以及下一代的营养健康,牛奶成了大家生活中的必需品。

  乔绿说,1998年至2008年这10年间,是北京乃至全国奶业发展的黄金10年,“这个时期养奶牛效益好,规模增长快”,市场上涌现出伊利、蒙牛、光明等大型乳业品牌。三元也在这一时期开始加速发展,2001年完成股份制改革,并于2003年挂牌上市,与此同时,全市奶牛数量达到6万多头,三元品牌在北京地区发展步入快车道。

  但是,奶业的高速发展,也暴露出了大型乳制品企业在质量、安全上的一系列问题。2008年,“三聚氰胺”事件在全国爆发,给了全速前进的中国乳业当头一棒,国产牛奶品牌陷入全面信任危机。时至今日,该事件对大众乳制品消费选择的影响仍未完全消退。

  外界普遍的说法认为,作为少数几家没有涉事的乳企,三元的品牌形象反而在事件后获得了大幅提升,赢得了更好的发展机遇。然而在乔绿看来,这次事件是对全行业的打击,三元本身也是受害者,三元能做的则是进一步把好质量关,做好国人的放心奶。

  自2008年以来,三元主要在两个方面下大功夫,一是坚持做高品质低温鲜奶,二是作为责任担当做好婴幼儿奶粉。为了提高奶源质量,三元还将注意力放到了奶牛养殖的上游产业,在通州永乐店建立了自己的饲料厂,为三元供奶的牧场提供品质可靠的饲料,并在内蒙古阿鲁科尔沁旗设立牧草种植基地,从源头上进行质量把控。

  “奶业不同于其它产业,产品应该突出差异化、地域化,全国人民没有必要喝同一品牌的牛奶。三元作为根植于首都的品牌,40年来一直以近乎严苛的标准管控生产,而这种对品质的极致追求,也必将在未来得以传承和延续。”乔绿说。本报记者 邓伟摄

相关文档
精彩图集
419982617.jpg
微信图片_20180131171254.jpg
微信图片_20180131155438.jpg

北京日报新闻热线:65591515 北京晚报新闻热线:85202188 广告刊登(声明公告类):85201100 北京日报网热线:85202099

京ICP备16035741号 京新网备2010001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02440037号 北京晚报读者俱乐部服务热线:52175777

北京日报社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举报热线:85201234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京报集团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