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30日报.jpg w.png 0730京郊.jpg 0730晨报.jpg 0730商报.jpg x.png wz.png yy.png sdjsb.png U020160203609996595816.jpg xwyxz.png U020160203615056483362.jpg dxs.png
2018-07-30 07:24:33北京日报
灵山退马
发布时间:2018-07-30 07:24:33 文章来源:北京日报 作者:本报记者 王海燕 网络编辑:奚小荻

  7月上旬,江水河村处置了最后的9匹马,自此村庄彻底退出畜牧养殖。

  本报记者 王海燕摄

  门头沟清水镇灵山脚下,有一个叫江水河的村子,以养马而出名。过去二三十年,牵马拉游客上山,曾经是村民重要的收入来源。但就在今年7月上旬,江水河村的马匹养殖全部退出,自此灵山脚下再也听不到萧萧马鸣。

  为什么要退出?“还不是为了保住山里的生态。”村党支部书记周玉华言语很朴实,“这些年灵山被牲口糟蹋得不轻,一下雨,泥沟哗哗哗地往下淌,山上全是裂痕。再不退出,我们村的旅游饭碗怕也保不住了。”

  海拔2303米的灵山是北京第一高峰,灵山脚下的江水河村,是北京市海拔最高的村庄。倒退四五十年,灵山上曾经有牧场,据村里老一辈人的记忆,那真是“风吹草低见牛羊”。但是自从上世纪90年代灵山旅游兴起后,马拉游客上山的生意逐渐红火起来,最高峰时期全村养了300匹马,旅游旺季每天来回上山接送游客。马蹄踏平了草甸,凡是来回走马的地方,都变成了一条条光秃秃的土路,雨水一冲刷,就成了大大小小的沟壑。

  为保育生态,2016年4月门头沟区关闭了灵山景区。江水河村也动员村民处理掉马匹,退出牲畜养殖。可景区虽关了,仍有零零散散的游客前来登山。捧了多年的“金饭碗”舍不得一下子就砸掉,当年全村并没有实现养马百分之百退出。

  2016年夏天,记者到江水河村采访时,一进村就闻到了浓烈的马粪味儿,横穿江水河村的灵山路两侧的栏杆上,还拴着不少马匹,一个个摇着尾巴,安静地待客。看到有陌生人进村,立刻有民俗户迎上前来,问需不需要骑马上山,“现在便宜了。”据记者观察,当天也确实有游客骑马上山,只不过,灵山上沟壑纵横的“风景”让他们大大失望了。

  时隔两年,日前记者再次来到江水河村,眼前的景象不一样了。路两边一头头拴着的马不见了,街道也显得宽敞了许多。曾经让人窒息的马粪味儿,也一丝闻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盛夏大山里特有的植物清香气息。

  “7月8日,我们村最后9匹马也处理了,全村再也没有养马的了。”周玉华说,曾经是村里传统产业的畜牧业至此彻底退出。

  38岁的吴秀明,是村里最后一户卖马的村民。“那天,河北的马贩子过来收马,我把家里最后7匹马一匹匹地装上车。车刚一开出去,我的眼泪都掉下来了。毕竟养马养了20多年了,心里真是舍不得。”吴秀明说。

  在江水河村,吴秀明家是养马大户,最多时家里养了30多匹马,夜里赶到山上吃草,白天回来拉客人,游客多的年景,他家光靠马拉游客就能挣上二三十万元。靠这笔收入,家里翻盖了三层的酒店,生意很是兴旺了几年。

  “这几年确实生意不如以前了,在景区关停之前,其实就已经在走下坡路了。”吴秀明坦承,而游客变少的一个重要的原因,是灵山的风景已经大不如前了,“我记得从前,灵山上的草有的能长到一人多高,现在能过膝就不错了。”

  马蹄的频繁践踏,正是灵山草甸退化、水土流失的重要原因。虽然千般万般舍不得,吴秀明还是决定把马全部卖出,“为了北京的大生态,也为了自个儿家以后的长远发展。”

  养马退出后,江水河村的经济收入少了一大块,“今后村子往哪个方向发展,村两委和村民代表开了几次会,也一直在商议。”周玉华说。听说现在有几个村的精品民宿搞得不错,他们还特地组织村民代表去参观、取经。听说一个精品院儿一天租2000多元,游客还络绎不绝,不少村民惊奇地睁大了眼睛。相比之下,江水河村的旅游接待还停留在20年前的农家院水平,“人均消费能达到80元就不错了,同样是搞旅游,我们村还有不小的差距。”

  现在,镇村干部都在积极动员村民转变思想,从粗放经营的农家院向精品民宿转变。毕竟,倚靠着灵山这么好的资源。

  而灵山,也并不辜负村民的期待。经过两年多的封育,山上的植被自己就长了起来,过去裸露的山体现在有不少已经重新被绿油油的草木覆盖。“青山在,希望就在。”周玉华说,绿水青山如何变成金山银山?江水河村正在谱写属于自己的新篇。

相关文档
精彩图集
419982617.jpg
微信图片_20180131171254.jpg
微信图片_20180131155438.jpg

北京日报新闻热线:65591515 北京晚报新闻热线:85202188 广告刊登(声明公告类):85201100 北京日报网热线:85202099

京ICP备16035741号 京新网备2010001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02440037号 北京晚报读者俱乐部服务热线:52175777

北京日报社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举报热线:85201234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京报集团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