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榜样>
2017-12-04 15:14:04北京日报
“亲爱的左左”
2017-12-04 15:14:04 来源:北京日报 作者:刘冕

  “我最亲爱的左左”和“左老师”,是一个人。

  她教过的孩子,都叫她“亲爱的左左”;亲生的儿子上幼儿园时,则称呼她“左老师。”

  “好在我心够大。”40岁的左振红站在石景山实验幼儿园的操场上,面朝着太阳,轻轻地说着。不知道是因为阳光刺眼,还是想起了无暇照顾的儿子,她的眼眶红了。

  身边,大二班的小朋友穿着橘色的棉马甲,追跑嬉戏,朗朗的笑声,让空气都变得欢快起来。

  “左左老师!他们去看冰了!”一个小男孩儿边喊边拽起左振红的衣角。

  几步之外,墙根儿背阴,一摊水渍凝结成冰,七八个小朋友围在一起,胆子大点儿的跃跃欲试,打算“溜冰”……

  “谢谢你。”左振红笑着拍了拍小男孩儿的肩膀,然后走到孩子们身边,“大家知道为什么结冰吗?因为现在是冬天了,气温降到了零摄氏度以下。”

  “左左老师,我能玩会儿冰吗?”一个小男孩儿问。

  “可以,但是要小心,不能摔倒。”左振红边说,边伸出双臂,为孩子们提供保护。

  “左左老师,冰会没吗?”又一个孩子问。

  “会啊。天气暖和了,就会融化。下午,我们出来再看看,好不好?”

  “好!”

  一样米养百样人。更何况除了面对百样的孩子,还要面对百样的家长。

  孩子和家长,都和左左老师处得很好,没什么绝招,左左老师对谁都是耐心善待。“时间长了,没有焐不暖的东西,更何况是人心。”左振红说。

  有时候,爷爷奶奶们脾气会冲一些,左振红觉得很正常,“隔辈儿亲是人之常情。”有老人来接孩子,左振红会主动聊聊孩子的情况,“喝了几杯水”“饭吃得怎么样”“中午睡觉了没有”……“都是细碎的小事儿,但老人们听了,就会觉得自己的孩子受到了关注,就会信任我们,彼此信任,工作才能顺利。”左振红说。

  十年前,左振红遇到过一位“严厉”的奶奶,她家的孩子内向敏感,入园时,孩子的奶奶当着所有老师和家长的面儿,指着左振红的鼻子,要求签一份安全协议。

  左振红觉着委屈,找园长哭了好几鼻子。后来,她也想明白了,“家长是担心孩子受欺负,信任,是要自己争取的。”

  这个小朋友特别不喜欢数字,一看到数字就大喊大叫,左振红和老师们想了好多办法,也不见效。有一次,左振红给她画了一组卡通数字,每个数字都长了胳膊腿儿,有的还举着气球。小朋友看了很久,她很喜欢“数字宝宝”,遇到不开心的事,就找左左老师画“数字宝宝”。

  “那安全协议,后来签了么?”

  “爱心,就是最好的协议。”左振红嗓音略显沙哑,这是“协议事件”留下的“勋章”——当时她嗓子长了息肉,为了这个小朋友愣是没请假,扛到假期才去做手术。

  有人计算过,一生中,每个人大约会与八万人有交集。流泪时递给你纸巾的人、为你骄傲的人,拼桌吃饭的人……很多人都会是匆匆过客,幼儿园老师就是过客之一。

  “记住,并不是目的。”左振红说,“有些爱,不说出来,也会念念不忘。”

  “亲爱的左左,你答应过今天跟我一起配音的。”丁丁今年5岁半,捧着教室里的iPad走过来,仰着脸儿说。

  “对啊,今天我还是白雪公主吗?”左振红牵着丁丁的手,走到精心布置的“配音棚”。

  窗外,冬景似春华。丁丁斜依在左振红肩膀上,扮演着“王后”,毒苹果落地,小男孩儿还伸出右手,轻叩桌子。

  “左左老师说过,要细心观察生活。苹果都掉地下了,肯定得有声音啊。”小家伙儿生怕别人不理解,忙着解释。

  为一两分钟的无声视频配音,是左振红为孩子们量身定制的“游戏”。“一日生活皆课程,幼儿园的小朋友要在玩中学。一个简单的配音游戏,孩子们的想象能力、组织语言能力都得到了锻炼。”左振红说,“小朋友会说‘白雪公主,你吃吧,这个苹果是无公害的’。是不是特别聪明?”左振红的脸上,露出骄傲的笑,就像妈妈在“炫耀”着自己的孩子。

  “我最亲爱的左左,我们准备好了。你得去看我们走模特步了!”穿着公主裙的小姑娘扑进左振红怀里,发出邀请。

  “好的,但等我和丁丁完成这段配音好不好?我昨天答应他了,我们要做一个守诺言的人啊。”

  小姑娘点点头,站在一旁耐心地等。

  “我们原来还有个‘美发室’呢。小姑娘们可喜欢给我们梳头了,那手劲儿。”大二班另一位老师——20多岁的张薇说着,“咝”吸了口气,“孩子们是真喜欢我们,才会努力帮我们装扮的。所以,左老师一直是长头发。”

  从教26年,左振红用爱呵护着她遇到的每一个孩子,在她的眼中,花的事业是甜蜜的,果的事业是尊贵的,而幼教是叶的事业。“叶总是谦逊地垂着绿荫。每一朵花都有盛开的理由,我甘愿做这一片绿叶,用我无私的爱去温暖更多幼小的心灵,让这些可爱的花朵尽情绽放!”

  前段时间,左振红在逛超市的时候,被一位年轻小伙子“堵”在货架间。她抬起头,疑惑地问:“什么事?”

  “左老师!您是左老师!”

  左振红仔细端详了一阵,惊喜地发现,当年的小不点儿已经长成1米8的小伙子了。

  “快三十年没见了,老师,您怎么还是那么年轻?”

  是呀,幼教老师们,总是看上去很年轻,因为她们的心是柔软的,她们的生命里总是春天。

网络编辑:连胜利
微信图片_20171018092617.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