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jpg w.png j.png c.png s.jpg 1227文摘.jpg yy.png 0111首建.jpg U020160203609996595816.jpg xwyxz.png U020160203615056483362.jpg dxs.png
星火征程
炉霍寻“阿达”
2016-10-17 09:49:25北京日报
发布时间:2016-10-17 09:49:25 文章来源:北京日报 作者:巩峥 李祥 网络编辑:李亚敏
【导语】长征期间发生在甘孜藏区的大事,首推红。红军大部队刚离开炉霍,农奴主、反动头人便对留下的红军伤员开始了疯狂报复。“照人胆似秦时月,送我情如岭上云”,这不正是红军阿达的写照吗?

  记者 巩峥 李祥

  长征期间发生在甘孜藏区的大事,首推红二、四方面军会师。两大红军主力由此北上,与党中央和红一方面军会师陕甘,夺取了万里长征的伟大胜利。

  我们为追寻甘孜会师这段历史而来,手头的线索,是一封当地群众来信。

  这封信题为“我的红军阿达”,不久前寄到了甘孜州史志办。无奈联系不上作者,我们只得以信为向导,一路追寻。

  “在我的老家炉霍,凡是藏汉结合的婚姻,对父亲的称谓既不是爸爸,也不是阿爸,而是阿达。我的父亲是地地道道的汉族,自然我们也不例外地叫他阿达。”

  信的开头,显示作者来自炉霍。赶往炉霍的路上,我们一直在脑海里“合成”这位阿达的形象。信里说,他叫闻启家,是著名的将军县安徽金寨人,17岁参加革命,后随红四方面军爬雪山、过草地来到甘孜。1936年初,部队率先进驻炉霍,在一次激战中,他腹部、腿部各中一枪,留下养伤掉了队。

  甘孜州史志办学者杨剑锋告诉记者,最先进入甘孜县城的,是李先念率领的红四方面军三十军八十八师。1936年3月28日,这支部队在炉霍苦阿共村与地方反动武装展开激战。信中说的这位阿达很可能就是在这场战斗中负伤的。

  这次受伤,让他错过了会师。战斗胜利后,战友们于3月底4月初翻越海拔4000多米的山梁进驻甘孜县城。这便是甘孜会师的序曲。

  现今甘孜县城西30公里的来马镇镇政府,即当年会师前红四方面军的驻地;而会师的地点就是镇政府门外的那片坝子,叫做绒坝岔。登坝远望,当地人为我们指点白玉赠科山,1936年6月30日,红二军团就是从那儿翻越而来。

  当时,红三十军八十八师政委郑维山也是这样站在坝上极目远眺,“远远望见红二军团的队伍,像条巨龙朝着绒坝岔飞腾而来时,便飞也似地奔向前去,抢过战友们的行装背在自己的身上,再紧紧地握着手,打量着,问候着,叙长道短,格外亲切。许多藏族同胞也簇拥路旁,捧着酥油糌粑夹道欢迎,口里不住赞叹:‘耶莫!耶莫!’(顶呱呱之意)。”

  两支兄弟部队,在艰苦的长征中相逢,激动之情难抑。炊事班同志立即打来热气腾腾的开水,让红二军团战友洗脚解乏,看到他们衣服破烂不堪,又赶忙拿出亲手织好的毛衣、毛袜。会师前,红四方面军指战员专门请藏族妇女教女红,不分昼夜捻毛线、织毛衣……

  紧跟着,红六军团也到了甘孜。7月2日,甘孜县城城郊,红二、六军团组成的红二方面军与红四方面军举行会师大会。红六军团十七师的谭常维曾这样回忆当时的场景:

  很远就看到在喇嘛寺红色的墙上高悬着“向英勇善战的二、六军团致敬”的大标语。广场上集合着许多队伍,歌声阵阵,记得有这么两句:“来,会合二、六军团,高举红旗向前进!”部队进入会场时,千万只手臂在挥舞,人群在欢呼:“红军万岁!”口号此起彼伏。

  这边欢声笑语响遏行云,而几十公里外的炉霍县斯木乡俄米村,闻启家正在一位杨姓木匠家养伤。他急切地盼着痊愈,早日追上队伍。

  斯木乡年逾古稀的扎西桑顿老人还记得上一辈人提过:当年俄米村住着不少掉队红军,后来敌人来“清剿”,战士们都转移了。

  红军大部队刚离开炉霍,农奴主、反动头人便对留下的红军伤员开始了疯狂报复。敌人在村里大肆搜索,威胁村民说窝藏红军即灭门。不忍连累百姓的闻启家选择逃离。他昼伏夜出,甩开敌人奔北去追大部队,一直追至道孚县。

  我们跟访至道孚。当地县志研究者朗日升告诉记者,红军甘孜会师北上后,国民党为了扩大在康区的势力,大肆抓捕壮丁扩充兵力,既懂汉语又有战斗经验的掉队红军是他们的首选。

  闻启家来到道孚县,发现敌人搜捕得紧,经老乡指引藏身于一名受过红军恩惠的严姓锅庄主家中。不料锅庄主遭人出卖,身陷囹圄。敌人宣称,只要藏在他家的红军投降,就放锅庄主一条生路。

  为救恩人,闻启家别无选择,可他不愿敌人知道他的真名姓,左思右想,在手臂上烙下“文浩然”三个字作化名,凛然走进敌营。

  国民党军将他编入部队,他利用出勤的机会逃脱。在随后的亡命生涯中,他结识了一位藏族姑娘,收获了自己的爱情。两人千难万险回到炉霍,后来就有了写信者和她的兄弟姐妹。

  “‘文革’前有份统计称,留在甘孜的红军战士多达3000人。”杨剑锋说,很多人有着和闻启家相似的艰辛又传奇的经历。可惜,像闻启家这样能印证、坐实的是凤毛麟角。

  此后,闻启家在炉霍过着普通人的生活。上世纪八十年代初,炉霍县准备给他的孩子两个转居民指标。他拒绝了,理由很简单:我是红军,不能占便宜,指标让给更需要的人。

  十多年前,闻启家老人在他挚爱的第二故乡溘然长逝。给孩子们留下的,是这段甘孜会师后鲜为人知的曲折故事。

  返回康定途中,有血有肉、有情有义的红军阿达的面容仍不时浮现在记者脑海。远方,一弯淡淡的月挂上天际,一朵溜溜的云依偎山岭。“照人胆似秦时月,送我情如岭上云”,这不正是红军阿达的写照吗?

微信图片_20171018092617.jpg

北京日报新闻热线:65591515 北京晚报新闻热线:85202188 广告刊登(声明公告类):85201100 北京日报网热线:85202099

京ICP备16035741号 京新网备2010001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02440037号 北京晚报读者俱乐部服务热线:52175777

北京日报社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举报热线:85201234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京报集团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