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14日报.jpg w.png j.png c.png 0314商报.jpg 1227文摘.jpg yy.png 0111首建.jpg U020160203609996595816.jpg xwyxz.png U020160203615056483362.jpg dxs.png
2019-03-14 15:38:15北京晚报
“夕阳红”志愿者为老人服务 社区老人早春乐活图
发布时间:2019-03-14 15:38:15 文章来源:北京晚报 网络编辑:赵悦

  时下正是春风送暖,细心的市民发现在不少背风向阳的地方,金灿灿的迎春花已经星星点点绽放了。老年人也开始追随春的脚步踏出家门,社区活动也渐渐丰富起来,一幅幅社区老人的早春乐活图正在徐徐展开。

  夕阳红为老服务队

  “小老人”服务“老老人”

  电推子、剪刀、木梳、毛刷、海绵,有时还需要一面小镜子,出门前,牛秀杰总要在斜挎包里检查这几样东西。当背起这个包,家人就知道她一准儿又去社区做志愿服务了。3月5日是第56个学雷锋日,上午9点,比约定时间早了半个小时,牛秀杰已经跨入了景东社区居委会的大门,小院里几位老熟人已经“就位”了。

  “老姐姐您来啦!这把椅子归您!”王福仁站起身来,早春的阳光正好洒在他脸上,满面红光,倍儿有精神,他一早就帮牛秀杰把需要用的椅子从屋里搬了出来。“一会淑云来帮我,再搬一把吧!”“得嘞!”说着王福仁转身进了屋。牛秀杰提到的王淑云,经常和她一起帮人理发。在一旁的小板凳上,放着一大块磨刀石,牛秀杰进来前,王福仁正在帮人磨刀。

  这三个人都是景东社区“夕阳红为老服务队”的志愿者。“提起志愿者,人们首先想到的是那些朝气蓬勃的年轻人,可在我们社区,最活跃的是这些低龄老人,他们平均年龄超过65岁,可还常常把‘为老人服务’挂在嘴边儿。”社区书记贾伟说,老年人会发愁各种生活琐事,比如没有磨刀的地方、水龙头、电灯坏了不会修、理发不方便……居家养老绕不开公共服务,因为这支服务队的成立,让社区养老有了新的打开方式。“‘小老人’服务‘老老人’的模式,不仅让低龄老人找到了价值,也在潜移默化中改变着高龄老人的精神面貌。”

  66岁的王福仁是这支队伍的队长,同时担负着社区的安保工作。服务队虽然在2017年4月才成立,可早在10年前就已经有了群众基础,那时候王福仁还在“单打独斗”。早些年,家住北河沿81号院将近90岁的孟老太太家下水道堵了,脏物不仅漫过地面,还顺着家门流到了门外,邻居见状赶紧给王福仁打了电话。

  王福仁赶到时地上一片狼藉,请来的保洁都不愿打扫。他换了身衣服穿上水靴,用了一个多小时才清理干净。“不怕脏不怕累,还特拼命。”邻居都这样说他。2010年冬天,大学夹道22号院传来水管爆裂的消息。零下十几摄氏度的天气,王福仁趴在水井边,手伸进冰凉的清水中关阀门。“这都是小事儿,跟80岁的比,我还年轻,我不伸手谁伸手。”王福仁说。久而久之,他的热心肠家喻户晓。

  不过,一个大雪天,王福仁因为扫雪任务婉拒一位老人的请求,结果让这位老人多花了不少钱,当老人跟他提起这事时,他还觉得不好意思,同时他也意识到,个人的力量实在太小了,必须成立一个组织,一起为大家服务。2017年,在社区党委的支持下,夕阳红为老服务队成立了。王福仁拉来73岁的牛秀杰负责理发,拉来67岁的李金福、李荫跟他一起负责维修,拉来75岁的李艾负责宣传。现在队伍注册成员8人,他们发挥余热为社区老人提供必要的技术服务。

  社区活动队

  让老居民有了新面貌

  景山街道皇城根北社区的活动室里,每天都充满了欢声笑语,从周二到周五,来自6个社区团体的百余名老人,分时段来到这里参加活动,唱歌、跳舞、编织、剪裁……活动种类繁多,热闹极了。

  昨天下午,记者走进活动室,赶上爱心编织队的老人们正在学编织。老人们说,编织队人数最多时,一个屋子能达30多人。65岁的张兰香是编织队里的“巧手”。她退休前,工作和编织并不沾边,编织只是她的个人爱好。退休后,她这双“巧手”被社区“挖掘”了出来。她说,参加社区爱心编织队已有多年,老姐妹们每天在一块玩,编织还能锻炼手脑,退休后能有这样一个活动场所,她感到很高兴。

  今年61岁的李秀莲是社区文体委员助理,当年成立这支编织队,正是她的建议。李秀莲说,过去社区老年人的文化生活相对单调,她根据大伙儿的提议,组织起了这支编织队。从最开始的几个人来参加活动,到后来居民们口口相传,编织队越来越热闹。现在编织队的成员,除了本社区的居民,一些远在大兴、通州的老人也慕名而来。

  同样办得红红火火的,还有璟韵舞蹈队、圆梦皇北合唱团、俏皇北舞蹈队等另外几支活动队。老年人的文化生活,也因此越来越丰富。这些社区团体不仅起到了老有所乐的目的,更让老人们体会到了老有所为。比如,编织队每年冬季都会为社区、街道乃至区里的空巢老人编织围脖、毛线帽子,送去爱心。

  当然,成立社区团体光靠居民们意愿是不够的。据了解,很多街道都致力于破解这个难题,即“群众的不专业,专业的不群众。”社区团体的活动需要相对专业的老师进行指导,以皇北社区为例,所有社区团体的指导老师也都是辖区的居民,他们不仅有一技之长,还热心社区工作。

  本报记者曲经纬 景一鸣

相关文档
精彩图集
419982617.jpg
微信图片_20180131171254.jpg
微信图片_20180131155438.jpg

北京日报新闻热线:65591515 北京晚报新闻热线:85202188 广告刊登(声明公告类):85201100 北京日报网热线:85202099

京ICP备16035741号 京新网备2010001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02440037号 北京晚报读者俱乐部服务热线:52175777

北京日报社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举报热线:85201234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京报集团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