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ng 0306晚报.jpg j.png c.png s.png x.png 0302文摘.jpg yy.png sdjsb.png U020160203609996595816.jpg xwyxz.png U020160203615056483362.jpg dxs.png
2018-03-06 15:44:23北京晚报每天走三四十公里 随身携带双截棍
每天走三四十公里 随身携带双截棍
北京站派出所苏海林 震慑小偷不敢作案就是褒奖
发布时间:2018-03-06 15:44:23 文章来源:北京晚报 网络编辑:刘冬

  42岁的苏海林是北京铁路公安处北京站派出所一名普通民警。刚从部队转业入警时,所领导说:“你站在人群中不显眼,适合当便衣、干刑侦。”从那天起他就成为一名便衣打扒民警。经过长期不懈的努力,他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即使是从未照面的贼,都可以一眼认出来。

  通道里练武 目的是震慑小偷

  苏警官随身带着一个便携式的双截棍,抽出来在两手之间任意飞舞,可以当作随时应对突发情况的伸缩“警棍”。

  不是所有的警察都会双截棍,这是苏海林的秘密武器。“这也是我个人的爱好,运用起来比较熟练。”苏海林出生于河北文安,八卦掌的创始人董海川也是文安人。在故乡传统文化的熏陶下,苏海林从小学习通臂拳、咏春拳、八卦掌等,“内练一口气,外练筋骨皮。”

  每天苏海林基本都是凌晨一点睡觉,赶上春运高峰的时候,他多在早晨四点左右起床,然后从四惠一直跑步到北京站,这段距离约有7公里。而这只是开始,他在北京站打扒,从广场到各个站台巡视,一天基本是三万步起,相当于每天走三四十公里。

  春运期间旅客大量增加,扒手的数量也在增多。苏海林虽然是习武出身,但他并没有硬打硬上,而是思考如何有效控制住小偷的数量,或者让小偷不敢在车站作案。

  “第一以防为主,防打结合。”苏海林说,打扒民警一个班就十几个人,但是春运期间广场上一天可能有几十万的旅客流动量,小偷可能有好几拨,有单独作案的,也有团伙作案的,特别是候车室客流集中的时候,民警有时连挤都挤不进去。针对这种情况,苏海林想出了一个对策,并起了个名字叫“打草惊蛇”。

  “我为什么要打草惊蛇?我就是让贼发现我,同时让旅客知道你身边可能有小偷。”苏海林巡视到候车室时,经常就站在旅客身边喊:“旅客朋友们请提高警惕,注意手机和钱包,谨防被盗。”这样让旅客增强了防范意识。

  每次苏海林当班,经常利用工作间歇在北京火车站的通道里打套八卦掌或者练习双截棍。在通道里练武的目的也是为了震慑小偷。“让小偷看见没关系,小偷偷十起八起,我抓他一起,这样没有意义,越少旅客被盗,损失越少,这才是我的成就。在我的班上没有发案,这就是最高境界。”

  上午8时许,苏海林从东边的火车票自助售票厅,一直走到西边的广场,再走到西边地铁口和高架桥下方,有针对性地进行巡视。“基本上如果有小偷来,我都能确定下来。”苏海林告诉记者,小偷有特征,比如他们的眼神是游离的,经常背着比较结实但却显得很轻的包,脚上穿的是旅游鞋。

  在旅客特别多的时候,苏海林会戴上耳机,让自己静下来,不受嘈杂的声音灯光影响,在茫茫人海中洞察到小偷的一个眼神、一个动作。苏海林看人的眼光很犀利,“在广场上走一圈,就能看出谁是贼,这就是职业敏感。”

  火车站的贼 有哪些特点?

  2013年10月8日,苏海林从38军某师转业到铁路公安处。通过向师傅请教加自己揣摩,苏海林总结出火车站的贼有几种类型。

  一种是在广场和站台上活动的,多是年轻的小偷组团而来,因为这两个地方空阔,便于四散逃离。站台下行电梯的扶手处旅客比较拥挤,往往是团伙作案的有利地形。一个人在扶梯前边故意走慢,旅客就会堆积起来,后边的小偷可以伺机拉开旅客双肩包的拉链或者从旅客的兜里偷出手机。有一天凌晨5点,一位女旅客来到派出所报案说丢了一个手机,苏海林断定肯定是站台上来贼了。他第一时间奔到站台上,果然看到在扶梯处有两个可疑男子,一个在电梯口跟着旅客,另一个人在旁边放风。“他们之间不说话,但有眼神的交流。”苏海林上去迅速将两个人控制住,果然从他们的背包里搜出了三部手机,其中一部就是报案女旅客的手机。

  还有一种专门在候车室下手的小偷,挤验票口的,一般是中年以上、经验丰富的惯偷。这类小偷玩的是技术,很少打配合。

  晚上车站有一种贼叫“抠死倒”,因为凌晨三点至五点之间旅客往往会打瞌睡,安全意识比较弱,小偷下手就能拿走,一般不需要太高的技术,但需要胆大。这种贼比较好抓,用监控录像随时可以锁定。

  还有一种长期滞留在火车站,平时发小广告、捡破烂的闲散人员,有时在商铺里会铤而走险。这类小偷比较年轻,也有个别残疾人,他们作案后往往会在火车站消失一段时间。因为他们平时就在火车站活动,用监控查到后很容易就能找到。

  苏海林还总结出火车站扒窃发案的时间规律:春运期间每天凌晨三点到五点,候车室里“抠死倒”的比较多,而到了夏天在广场上偷东西的比较多;站台上的贼一般在凌晨五点到七点,多出现在扶梯口或下行楼梯,此时客流量较大,刚下车的旅客一般不是很清醒。候车室发案的高峰时段一般就是上午九点多,有几趟旅客较为集中的列车,比如开往连云港的K1613次列车,每次旅客上车排的队都很长,有段时间扒窃发案较多,小偷有可能在高架桥上或者列车门口行窃。

  不懈努力 练就火眼金睛

  春运期间,只要是苏海林值班,他都会出现在每个站台上,从第一站台到第十四站台,每天的不同时间段,都能看到他的身影。“能抓现行就抓现行,抓不了现行就干拍。”所谓“干拍”就是把有偷窃嫌疑的人带回派出所核查。苏海林说:“有的时候我就干拍,让他每次都白来。”

  有一名四川达州的盗窃嫌疑人曾说过:“苏警官,我再也不来了,因为我在你的班上总共来过7次,被你抓到4次,没有一次得手的,你眼太毒、又太勤快了,我才刚到五分钟,就又被你碰到了!”苏海林当班的时候,经常是零发案,因为“小偷没机可乘,成本太高,收获太小”。

  做事认真、善于琢磨是苏海林的特点。当年他入警两个月后就是春运,派出所开展清理竞赛活动,六轮下来苏海林是第一名。“我每天拿着矿泉水,就躲在候车室里观察,饿了就买盒饭。所谓火眼金睛,肯定不是天生的,是要付出努力的。”从不认识到熟悉,一个月之内苏海林清理了248个闲杂人员,后来立了三等功。

  苏海林同时也是铁路公安处的警务实战教官。他在教导新学员时总会说:“首先你们要有一个信念,邪不胜正,有贼扬言要找人打我,我说没问题,我告诉你名字,我从部队转业的,我不怕扛枪上战场,也不怕面对持刀歹徒。”

  苏海林遇到嫌疑人反抗的情形也不少。有一次苏海林和同事在地铁口抓捕一名涉嫌诈骗罪的90后小伙子。那人身强力壮,也曾当过兵。苏海林迅速上前,从嫌疑人的后面把腰一合,用腿顶在对方的两腿之间。苏海林虽然身高不到1.7米,但对付嫌疑人毫不费力,两手一架,把脖子往前一扣,对方就动弹不得了。这时同事迅速给嫌疑人戴上了手铐。

  “抓小偷不能光眼毒、勤快,还要身体素质好,同时也要保护嫌疑人不受到严重伤害。”苏海林说他教学员的理念就是“制伏但不伤害”,不能为了抓贼就把人打得头破血流,而且和同事配合也很重要,“毕竟我们不是黄飞鸿。”

  苏海林是从营长的位置上转业到派出所当警长的,很多人问他转业后不后悔,他说既来之则安之,工作没有好坏,成绩就是在平凡的岗位上能否作出应有的贡献。“一个人能力有大小,是不是真心爱这份工作,没有任何牢骚,踏踏实实地做,我觉得这很重要。”

  “走得勤、转得勤、看得勤、练得勤,才能培养出一双智慧的眼睛。”苏海林告诉记者,能让自己满意就行,在平凡的岗位上要超越自己。“不畏浮云遮望眼,不用扬鞭自奋蹄,不以成败论英雄。”这是他一直秉承的人生理念。

  本报记者 王蔷 文并摄 J178

(原标题:小偷来七次 没一次得手)

相关文档
精彩图集
419982617.jpg
微信图片_20180131171254.jpg
微信图片_20180131155438.jpg

北京日报新闻热线:65591515 北京晚报新闻热线:85202188 广告刊登(声明公告类):85201100 北京日报网热线:85202099

京ICP备16035741号 京新网备2010001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02440037号 北京晚报读者俱乐部服务热线:52175777

北京日报社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举报热线:85201234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京报集团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