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jpg 微信截图_20180702145843.png jj.jpg c.jpg s.jpg x.png 0628文摘.jpg yy.png sdjsb.png U020160203609996595816.jpg xwyxz.png U020160203615056483362.jpg dxs.png
2018-07-03 09:04:33北京日报
预约登记已排到一年后 老人办遗嘱为何这么难
发布时间:2018-07-03 09:04:33 文章来源:北京日报 网络编辑:奚小荻

  本报记者 金可

  14个月,这是中华遗嘱库老人办理遗嘱登记需要等待的时间。为了缓解压力,中华遗嘱库北京第一登记中心开通“北京预约、天津办理”京津两地遗嘱登记互通渠道。

  遗嘱,是许多老人处理身后事的主要方式。对遗嘱进行登记或者公证,确保其法律效力,是每个立遗嘱老人最期望的。可这看似普通的法律事务,却面临着严重的供需不平衡。

  中华遗嘱库

  预约登记已排到一年后

  位于西交民巷的中华遗嘱库北京分中心,遗嘱登记已经排到了明年8月。

  中华遗嘱库管委会主任陈凯简单算了笔账:截至2016年底,北京市60岁及以上户籍老年人口约329.2万人,就算只有十分之一的老人有办理遗嘱的需求,那也超过30万人,但目前的“接待能力”却远远不够。他介绍,中华遗嘱库成立5年来已登记近9万份遗嘱,每天最多能收到130张预约卡,现在报名的老人,要等14个月后才能办理遗嘱登记。

  有一些老人是从公证处“转战”到这儿来的。“我老伴儿没了,但房产是在我们俩名下,公证处说产权不一致没法做,让我来这儿。”来中华遗嘱库咨询的宋大爷,就是其中的一位。遗嘱库工作人员说,每天都能遇到不少从公证处“转战”到这里的老人,他们有些是要件不全,比如只有合同没房本;有的是证明开不出来,比如需要老人开包括自己父母在内的第一顺位继承人的各项证明,但无处可开;还有的是要做精神评估但不知该去哪做……

  “来这里老年人很多都是冲着程序简单而来。遗嘱库的遗嘱登记,更多的是保证过程的真实性,因此在办理程序、所需材料上都更为简化。但大家都来这儿,遗嘱库负担过重,出现了‘排长队’现象,不少老人因为身体原因等不得不放弃了遗嘱登记。”遗嘱库工作人员对记者说。

  公证处

  办理公证遗嘱慎之又慎

  公证遗嘱是依公证方式而设立的遗嘱,证据效力最强。遗嘱登记这边排长队,那公证机构的情况如何呢?

  昨天,记者在朝阳门一家公证处门口遇见了和女儿一起来咨询遗嘱公证办理的冯阿姨。这里已经是她跑的第三个地方,之前咨询过律师,但她觉得费用太高;另一家公证处则要排队到10月。但这家公证处表示,最快也得等到八九月份了。“我们有的公证员手里都攒了70多个。前面都是身体不好的老人,您加谁的塞儿也不合适啊。”工作人员耐心解释。

  北京市公证协会会长周志扬介绍,目前本市有25家公证处,都可以开展遗嘱公证业务。作为一项公益服务,公证遗嘱收费仅为数百元,且70岁以上老人免费。

  记者在一家公证处价格公示上看到:遗嘱类公证中,遗嘱为400元,保管遗嘱每件每月10元,清点遗产每件450元,确认遗嘱效力每件500元,保管遗产则为协商收费。简单算起来,如果是70岁以下老人办理遗嘱,收费在千元左右。

  公证处同样面临人少案多的矛盾。像长安公证处今年截至6月11日已经办理了988件公证遗嘱,其中700多件是70岁以上的老人。老年人办理时间长,最快的办完一例也需要两名公证人员半天时间,一件遗嘱公证办一整天是常有的事。而且,遗嘱公证牵涉更为严谨的法律程序,公证处做出的遗嘱公证要确保真实合法有效,一旦老人去世后,继承人因遗产产生纠纷,非遗嘱受益人往往把矛头指向受益人和公证机构。因此,公证处办理公证遗嘱更要慎之又慎。“这样的压力下,一些公证处对遗嘱公证的兴趣就不大了。”一名从事公证工作多年的公证员对记者说。

  基层司法所

  只能指导写遗嘱

  除了公证处、中华遗嘱库以及被许多老人反映收费偏高的律所,还有哪些单位能为老人立遗嘱提供法律服务呢?

  东城区司法局北新桥司法所所长徐立章表示,平时也有不少居民前来咨询立遗嘱的问题。如果对方明确表示想自书遗嘱,工作人员会指导其如何书写。但出于对遗嘱效力的考虑,司法所一般也会建议对方去公证处做公证遗嘱。

  在采访中,许多基层司法所表示,居民立遗嘱是一项很严密的法律业务,还涉及到后期遗嘱存放的问题。遗嘱保存不当容易造成损伤,而且一些老人也不希望子女知道遗嘱内容。但司法所地方有限、人员流动大,目前的状况不适合作为遗嘱存放场所。

  徐立章建议,未来可在各区均设立一个遗嘱存放库,方便居民就近存储,培养人们对立遗嘱、存遗嘱、查遗嘱、执行遗嘱的法治观念。

  专家建议

  鼓励专业社会组织加入

  需求量大,供给不足,老人遗嘱获得法律支持,何时不再排长队?

  北京社科院法学所所长张真理表示,遗嘱登记、遗嘱公证之所以需求量大,一是法律上规定了一系列遗嘱是否有效的要件,只有满足这些要件,遗嘱才成立;二是立遗嘱人身后如果缺乏一个合适的遗嘱执行人,则遗嘱很难落实。老人需要法律为自己所立遗嘱提供执行保障。

  张真理建议,可通过政府部门扶植相关社会组织发展,拟定相关社会服务机构的标准,制定规范化契约等,鼓励专业社会组织加入。

  市政协常委、副秘书长宋慰祖也认为,可以发挥街道公共服务大厅和社区服务站功能,邀请公证员、律师或中华遗嘱库等专业社会组织人员,通过政府购买服务方式,开展集中讲解和咨询,普及老年遗嘱办理流程等。同时,也要解决目前办理站点少等问题,比如可由专业办理机构在社区定时开设流动服务点,方便老年人办理。这也是防止出现参与“杂牌”机构良莠不齐、服务标准不到位等问题。

相关文档
精彩图集
419982617.jpg
微信图片_20180131171254.jpg
微信图片_20180131155438.jpg

北京日报新闻热线:65591515 北京晚报新闻热线:85202188 广告刊登(声明公告类):85201100 北京日报网热线:85202099

京ICP备16035741号 京新网备2010001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02440037号 北京晚报读者俱乐部服务热线:52175777

北京日报社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举报热线:85201234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京报集团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