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8日报.jpg wb.png 1018京郊.jpg 1018晨报.jpg 微信截图_20171018091849.png 1017信报.jpg wz.png yy.png sdjsb.png U020160203609996595816.jpg xwyxz.png U020160203615056483362.jpg dxs.png
百态图
字号调整: A- A A+
一场七天的记忆穿越后……
市监狱开展内视观想五年 数百服刑人员学会感恩
2017-10-11 15:30:46北京晚报
发布时间:2017-10-11 15:30:46 文章来源:北京晚报 网络编辑:李亚敏
【导语】北京市监狱作为全国监狱系统第一家引进“内视观想”促进服刑人员悔过的改造场所,开展服刑人员内视观想体验已经整整5个年头。

  付建国 摄

  北京市监狱作为全国监狱系统第一家引进“内视观想”促进服刑人员悔过的改造场所,开展服刑人员内视观想体验已经整整5个年头。50期内视观想,数百名服刑人员重拾被遗忘的记忆,重建过往的人生,重新审视自我,学会了感恩,学会了理解。内视观想究竟是什么?到底有何神奇之处,能让浪子回头?

  内视观想分享会请来家属旁听

  国庆前夕,北京市监狱举行5年来第50期内视观想分享会。经过了一连7天的内视观想,服刑人员们将自己的感悟与大家一起分享。不同以往的是,此次分享会,为了给体验者更大的触动,监狱特意请来了他们的家属旁听、会见。

  本就不大的集体内视观想室被屏风分割成两个部分,屏风里,服刑人员围坐一圈,逐一分享收获。他们根本不知道,一纸屏风的外面,他们的家属正在静听。

  几乎每个人都会感叹,“通过内观,我终于认清了自己,知道自己身上有那么多的问题。”

  54岁的王某说:“因为恨我父亲,听到他去世的消息时我一滴眼泪都没掉,而这几天,我一想到父亲就以泪洗面。”

  “每到会见日,我母亲凌晨3点起床,倒5趟车才能到监狱,就为了见我一面,可我一直都觉得那是应该的。通过内观,我才发现,母亲为我做了那么多,可我却什么都没有为她做过。”还不到30岁就已经“多进宫”的刘某说:“我以前跟父母保证的太多了,这次是真的要改了!”

  被判无期徒刑的万某分享感悟时声泪俱下:“我犯事入狱的时候就是抱怨自己的命怎么这么苦,可现在我想的是,父母把我拉扯大,娶了媳妇,我还没有孝顺他们呢,岳母离婚变卖财产替我还钱就为救我一条命,我只希望他们健健康康,如果还有来世,我还做你们的儿子……”

  一个个七尺男儿的哭诉让人不禁落泪,屏风外的家属们,也难得地走进了服刑亲人的真实情感世界,听到了儿子、丈夫从未诉说过的忏悔、愧疚和思念。家属们以手掩面,极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默默擦拭着眼角簌簌而下的泪水。

  分享结束,屏风打开,日思夜想的家人突然出现在面前,服刑人员们先是一愣,接着就扑了上去和亲人紧紧相拥。万某甚至直接跪在母亲面前,砰砰磕了两个响头。欣喜、激动、愧疚、感恩……复杂的情感伴着苦涩的泪水奔涌而出,哭声回荡。

  导引师陪伴 完成一场7天的记忆穿越

  这些曾经不知感恩的浪子,怎么会在7天里就幡然悔悟?事实上,在社会上鲜有人了解的“内视观想”并非玄乎其玄的神秘事物,它是一种在世界范围内得到广泛发展的心理疗法,其本质与中国传统文化的“君子日三省吾身”相似。5年前,北京市监狱引入“内视观想”,弥补传统矫治方法的不足,这5年间已有381人次体验过内视观想。

  记者看到,北京市监狱的内视观想室是一间间四五平方米的小屋,草席铺地,墙角竖立着一扇高大的木格屏风,围起了一个一平方米的密闭空间。内视观想者就在屏风里面,一连7天,与世隔绝。除了睡觉、用餐、如厕之外,每天的全部生活就是在内视观想室里反思,一日三餐清淡饮食都是干警给送进去,端出来。

  导引师都是接受过专业培训的监狱民警,在7天之中,他要陪伴着服刑人员完成一场记忆的穿越。体验者在导引师的指引下,按照成长年龄分段,静心对自己的人际关系进行检视。检视先从父母亲人开始,“他(她)为我做过什么”、“我为他(她)人做过什么”、“我给他(她)添了什么样的麻烦”,这是内视观想体验中最核心的三个问题。

  “人最容易记住的是自己对别人的付出和别人对自己的伤害,但是对自己给他人造成的伤害和麻烦以及别人对自己的好却容易忽略。”为监狱内视观想提供全程支持的华夏心理培训学校理事长魏世伟说,很多人基于这种片面的记忆和认识,将责任都归咎于他人。其实,每个人都得到过爱,但是自己不满足,就产生了怨。内视观想是让他们意识到,他们真实的经历和他们自己抱定的想法并不一样,开始有了反思。

  接着,体验者还会进行24条自我审视,比如有没有说过谎、偷窃、推卸责任、利用他人的善意等等。通常在这个环节,体验者会对自己有了颠覆性的看法,没想到自己身上竟有这么多毛病,重新认识自己身上的盲点,知道自己究竟是什么样的人。

  经过几天的内视观想,每个亲人都活灵活现浮现在脑海了,内视观想者还要进行“濒死体验”,假设生命只剩20分钟,还想要做点什么。

  魏世伟说,7天的内视观想将体验者内心中的善恶、羞耻、恭敬、怜悯都调动出来,让他知道是非,从总是归咎于别人,转而认识到自身的问题,为人处世就会有改变。

  24条自我检视后刺儿头下跪认错

  服刑人员王景民(化名)用“神奇”来形容自己这7天的历程。参加内视观想之前,王景民是监区挂了号的“刺儿头”。29岁的他2004年因抢劫入狱,已经在监狱里待了13个年头。

  初入内视观想室,王景民觉得身上哪哪都不舒服,威胁导引师曹广健说:“我要回去,你们这是洗脑呢!”曹广健不急不慌地劝:“景民,你再坚持坚持,一定会有收获的。”

  很快,内视观想神奇的一面显现出来了。

  一直以来,王景民对家人有着切齿的痛恨。每次父亲大老远来会见,他一边骂骂咧咧,一边摔电话。由于父母离异,母亲在他7岁时就离开了他,王景民觉得母亲在自己最需要母爱的时候抛弃了自己,不让任何人提起她。

  在“通过母亲检视自己”这个内视观想环节,被他尘封多年的母亲的画面,开始慢慢清晰:母亲做饭时叫他吃饭,他要母亲背着回家,到家以后还要她帮自己洗手……这些画面太清楚了。不自觉的,王景民的眼泪竟流了下来。

  在24条自我检视环节,一个个鲜活的画面再现了他的人生,自以为是,以自己为中心……那一条条“罪状”真实地存在于自己身上。王景民第一次有机会去审视真实的自己,他甚至觉得可怕。

  最后,在分享会现场,王景民跪着扑到父亲面前,哭喊着:“爸,我错了……我对不起您!”

  内视观想矫治技术辐射全国监狱

  北京市监狱对5年来体验过内视观想的数百名服刑人员进行了数据分析,结果显示:参加过内视观想的罪犯,内心压力、敌对和防御数值下降了近15%,换位思考能力上升超过10%,对于自身不足的关注上升近14%。防御对抗、指责他人的心理指标显著降低。

  他们比以前更懂得感恩、学会从不同的角度审视人生、更好地理解自己与周围人的关系、与家人的关系更亲密、自我约束力明显提升。目前,“内视观想”已经形成较为成熟的矫治项目,在维护监狱安全稳定和提升服刑人员教育矫治效果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经过几年的探索和完善,2015年,内视观想项目已被司法部预防犯罪研究所确立为“中国罪犯关键性矫治技术”,并被列为“十三五”重点课题。

  今年2月,北京市监狱被司法部预防犯罪研究所确定为全国“内视观想”项目的“孵化器”,负责对广东、江苏、四川、河北的五个试点监狱进行项目孵化,对导引师进行系统培训。

  北京市监狱系统也积极推动“内视观想”项目的推广,今年把北京市良乡监狱、北京市未成年犯管教所、清河分局清园监狱确定为复制点单位。

    记者 孙莹

    (原标题:一场七天的记忆穿越后……)

微信图片_20171018092617.jpg

北京日报新闻热线:65591515 北京晚报新闻热线:85202188 广告刊登(声明公告类):85201100 北京日报网热线:85202099

京ICP备16035741号 京新网备2010001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02440037号 北京晚报读者俱乐部服务热线:52175777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北京日报报业集团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