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8日报.jpg wb.png 1018京郊.jpg 1018晨报.jpg 微信截图_20171018091849.png 1017信报.jpg wz.png yy.png sdjsb.png U020160203609996595816.jpg xwyxz.png U020160203615056483362.jpg dxs.png
推荐
字号调整: A- A A+
施罗德、萨科齐都曾慕名而来,它是北京城不可错过的一景
2017-09-13 15:45:24芝麻匠通讯社
发布时间:2017-09-13 15:45:24 文章来源:芝麻匠通讯社 作者:王海萍 网络编辑:王海萍
【导语】798已不再是一个工厂编号,而是一个文化代码。伴随着北京的成长和变化,这里成就了一代人的艺术梦,也成了这个城市全新而独特的文化景观。

  偌大的北京城,不仅蕴藏了深厚的历史文化,也聚集着前沿的时尚艺术。

  而说到艺术,有一个地方不得不提。

  十几年前,这里曾是一片工厂区;十几年后,它化身为创作者的天堂,成为文艺青年的集聚地。

  北京奥运会之后,它与长城、故宫并列成为来北京必逛的三大景点。画廊林立、风格独特的它,已是北京的一张新名片。

  说到这儿,想必不少人都猜到了,今天咱们要说的就是北京的文艺圣地——798。

  

  视觉中国供图

  电子工业的摇篮

  798位于朝阳区酒仙桥附近的大山子地区,时光倒流回建国初期,这里还是京郊的一片洼地。

  之所以叫“大山子”,有种说法是,这个地方大约有70多座坟,其中一个大户人家的坟按照老理儿,在坟头背后围了一个“U”字形的山包,在这片洼地里,俨然是座“山”,因此被当地人称为“大山子”。

  所谓“798”指的是工厂的代号,以数字命名,表明这里是军工保密厂。不过追溯起来,“798”的历史还要从“718”说起。

  按照国家当时的战略规划,我国南北方应该各有一个电子工业中心。苏联已经同意要在成都援建一个小规模的无线电器材联合厂,那另一个就要落户北方。

  恰好,北京按照当时首都的城市发展规划,想要发展现代工业,于是在各方积极的申请之下,这另一个工厂就建在了北京。

  20世纪50年代,在苏联、民主德国的援建下,名为“718”的电子元件厂在这里建成,后来更名为“北京华北无线电联合器材厂”。从1954年开始施工到1957年宣布开工生产,工厂的建设速度之快,在建国初期是极为罕见的。

  

  1957年开工典礼

  与此同时,在这一地区筹建的还有774厂(北京电子管厂)、738厂(北京有线电总厂)。这批工厂都是按照苏联及东欧国家的工业设计理念设计,生产程序、机器设备也是由苏联东欧国家提供。

  

  1957 ,民主德国专家斯特尔正在指导工人在自动压床上压瓷坯

  在当时,对于工业基础薄弱的北京来说,这绝对算得上是“高新技术产业”了。这片区域也被称为新中国电子工业的摇篮。

  

  1957年华北无线电联合器材厂

  工人骄傲的年代

  今天的798厂就是从“718厂”分解而来的。

  1964年4月,根据第四机械工业部有关文件,联合厂分解,各分厂成为独立法人,原三分厂定名为798厂。

  独立运营后的798厂,以产品门类不同而划分为若干车间。产品仍以"黑磁"和"白瓷",即磁性材料和陶瓷材料为两大主力产品类别,同时不断向其他门类扩展,逐步形成了九大系列,上万个品种的电子元器件产品体系。

  

  磁性瓷车间生产新产品

  798厂同其他分厂的产量基本上满足了当时国内市场的需要,有些产品还可以出口。

  “文革”期间,《智取威虎山》拍成电影,杨子荣打虎上山的一段唱腔:“穿林海,跨雪原,气冲霄汉…”就是在录音棚里通过718提供的一个1m×2m大混响器,才有了那般空旷的声音效果。

  那时候能进这里工作,绝对是件值得骄傲的事情。

  因为聚集着四机部的一批工厂,这片地区不但有工厂还有医院、剧院、商场,以及成片的家属宿舍区。工厂员工所享受的工资、待遇及福利都是一流的,那也是工人记忆中最值得骄傲和自豪的年代。

  

  工人在作业

  然而,时光流转,到了上世纪70年代初,随着半导体时代到来,电子管时代产品逐渐开始走下坡路。

  80年代起,798开始衰落,逐渐进入半停产状态,职工从2万人递减至不足4000人,很多厂房闲置。

  但发展的步伐并没有就此停止,而是奇妙地发生了转折。

  从工厂到艺术区

  2000年前后,一些艺术家及商家看中这里的地理位置和低廉租金,纷纷在这里开设工作室、画廊等休闲空间。

  著名媒体人洪晃就曾回忆初入798时的一些经历:

  2001年,我以0.70元一平米的价格在798厂区租了个新家,那时候那里还真的是工厂。房子刚修好,由于我和男朋友急急忙忙想住新房,就在没有家具的情况下,在一个200平米的空间放了一个床垫,就算入住了。

  头一天晚上,我们刚睡下,就听见外面“砰”的一声巨响,好像炮声,或者一个巨人站在我们窗前放了个屁。我们吓傻了,入住的浪漫感觉立刻消失了。那时候,798没有咖啡馆,还有工人食堂,食堂花色的水磨石地面,半截绿的墙面都体现出这个地方是50年代的建筑,而食堂的价钱──小炒3.6元,还可以要半份──都充分体现了当年社会主义的优越性。

  由于是援建项目,798内很多建筑为东德的包豪斯风格,直到现在,这里都是世界最大的包豪斯风格的建筑区。

  

  以锯齿形屋顶为特色的包豪斯风格 北晚新视觉供图

  如今看来,这些锯齿形屋顶的厂房加上明亮的天窗、粗粗细细的工业管道,以及五颜六色的喷绘涂鸦,倒是形成了一种独特的艺术风格。

  从2003年开始,“再造798”、“中德当代艺术展”等一系列活动在这里举办,一个自发形成的艺术区逐渐进入大众视野。随着影响力的扩大,798原定于2005年底彻底拆迁的命运就这样被改写了。

  今天,这里仍是北京艺术活动的重要场地,每年接待游客上百万,来自全国各地的文艺爱好者将这里视为必达之地。

  在世界上,798的影响力更是不可小觑,前欧盟主席巴罗佐、法国前总统萨科齐、德国前总理施罗德等国际政要都曾慕名拜访过798。

  

  在798举办的“花舞森林与未来游乐园”展览

  十几年过去,如今的798还是工厂的模样,可每走进一间“厂房”,都是现代化的装饰和各式的艺术作品。

  在人们心中,798已不再是一个工厂编号,而是一个文化代码。伴随着北京的成长和变化,这里成就了一代人的艺术梦,也成了这个城市全新而独特的文化景观。

  北京有金漆的雕龙、琉璃的影壁,有盘着核桃、提笼架鸟的老大爷,也有“吃了吗,您呢?”的亲切问候。

  天生的京片子让北京人爱说也能说,谈古论今就没有咱北京爷们搭不上的话茬儿。

  北京,这一座说不尽道不完的城,王侯将相也罢,市井小民也好,都是北京历史的创造者,亦或是北京文化不可或缺的组成者。

  带着您的京腔京韵、古道热肠,文字、图片、影音形式不拘,我们在这里砌上一壶上好的茉莉花茶等着您。只要别我说前门楼子,您说胯骨轴子就好。

  投稿热线:

  zhimajiangnews@163.com

  版权所有 如需转载请与原作者联系

  欢迎转发到您的朋友圈

  

  

微信图片_20171018092617.jpg

北京日报新闻热线:65591515 北京晚报新闻热线:85202188 广告刊登(声明公告类):85201100 北京日报网热线:85202099

京ICP备16035741号 京新网备2010001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02440037号 北京晚报读者俱乐部服务热线:52175777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北京日报报业集团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