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29日报.jpg 微信图片_20190428133748.png 0429商报.jpg 0111首建.jpg U020160203609996595816.jpg xwyxz.png U020160203615056483362.jpg dxs.png
理论周刊
字号调整: A- A A+
士大夫读书传统不能丢
2019-04-29 04:46:39北京日报
发布时间:2019-04-29 04:54:00 文章来源:北京日报 网络编辑:刘冬
【导语】建设学习大国,在当下中国尤其是在领导干部当中掀起了一股热潮。然而,要保持这股热潮持续长久下去,领导干部就不能抛弃自己读书人的身份。

  刘绪义

  建设学习大国,在当下中国尤其是在领导干部当中掀起了一股热潮。然而,要保持这股热潮持续长久下去,领导干部就不能抛弃自己读书人的身份。

  读书人应该是一个领导干部一生不能抛弃的重要身份

  古代的士大夫,许多来自于读书人。现在的领导干部,也基本上都来自于读书人。读书人应该是一个领导干部一生不能抛弃的重要身份。

  古代的读书人自称儒生,读书人从政做官,就称为“士大夫”。《周礼·考工记》说:“作而行之,谓之士大夫。”郑玄注曰:“亲受其职,居其官也。”《荀子·荣辱》说:“志行修,临官治,上则能顺上,下则能保其职,是士大夫之所以取田邑也。”可见,士大夫是指担任政府官员的文人学者,包括现职官员、退休官员和储备以作将来出任官员的士人。换句话说,只有做过官的读书人才是士大夫,做了官而不读书的不算作士大夫,历史上那些没有学问的官老爷为士大夫所不耻,尤其是在重文轻武的时代。

  虽然在清末,“士大夫”这个词成为了历史,但是,这只是意味着士大夫对知识、文化、学问的垄断被打破,领导干部实质上就相当于古代的士大夫,士大夫精神依然可以在现代领导干部身上得以传承和发扬。其中最关键一点,就是领导干部同时也应该是读书人或者说文化人。

  然而,领导干部同时兼有读书人身份这一点却被很多人所忽略。很多领导干部缺乏读书人身份意识,甚至将自己和读书人对立起来。有的总是抱怨工作太忙,没有时间读书,将为政和读书割裂开来。这些思想观念不仅影响领导干部自身的成长,也对社会读书风气不利。

  古代的士大夫官员无不以读书人这个身份为荣耀

  古代的读书人被称为“士”,后来还有一个专有名词叫“儒生”或“儒士”,就是特指遵奉儒家学说的读书人,以“儒”为姓,以儒为标签、自许。科举时代,只有中了举人、具备了做官从政资格的读书人,才有资格称儒生。它不仅标明出身正途的身份,而且不无矜夸的意味。换言之,古代的士大夫官员无不以读书人这个身份为荣耀。《红楼梦》里薛宝钗以自己家是读书人家为傲,书香门第成为受人尊重的对象。

  古代大多数士大夫不会忘记自己的读书人身份,他们不仅自己白天做官,晚上读书,还要求家人子弟坚持读书,他们的家训中,要求子弟做“读书明理之君子”者比比皆是。一方面是由于政府的倡导,文人士大夫多年的读书习惯使然,好学之风遍及朝野。“宋太宗崇尚儒术,听政之暇,以观书为乐”,宋真宗“听政之暇,唯文史是乐”,明成祖看到“士人家稍有余资,皆欲积书,况于朝廷”,于是编成《永乐大典》,以至于明代官员以淘书、刻书为乐。另一方面,是由于读书人骨子里那种“士志于道”的信念。《论语·里仁》曰:“士志于道而耻恶衣恶食者,未足与议也。”

  古代读书人的一个重要特质,便是强烈的主人翁意识和社会责任感

  古代士大夫官员不会轻易舍弃自己的读书人身份,以保持他们在文化上拥有的权威。他们既是文化的创造者,也是文化的传承者和享受者,乐在其中。

  后来文章被抬高到“经国之大业、不朽之盛事”的高度,出现了一种“文以载道”的观念,这绝不是一个单纯的文学主张,而是士人这个阶层一种文化身份的象征。

  古代读书人的一个重要特质,便是强烈的主人翁意识和社会责任感。他们思考的是国家的走向,是文化的传承。如孔子所言:“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孟子所言:“如欲平治天下,当今之世,舍我其谁?”因而,历史上不少读书人为了确立儒学的正统地位,付出了巨大的努力和代价。如西汉时儒生辕固,为了捍卫儒家学说,对窦太后倡导的黄老之道公开排斥,差点被喂了野猪;董仲舒首倡“推明孔氏,抑黜百家”;唐代韩愈为辟佛,引起一场大风波,差点丧命;朱元璋要将孟子从孔庙中搬出来,取消其配享资格,刑部尚书钱唐顶着金吾卫射向他的箭,毫无畏惧直往大殿上闯,迫使朱元璋恢复孟子配享孔庙的资格。其他读书人也一样坚持自己的文化理念或道统,矢志不渝。又有多少士大夫为了国家和民生,抱着满腔的热忱和强烈的忧患意识,以天下为己任,先忧后乐,以实现其修齐治平的理想。

  直至清末的《学务纲要》还强调:“中国之经书,即是中国之宗教。若学堂不读经书,则是尧舜禹汤、文武周公、孔子之道,所谓三纲五常者尽行废绝,中国必不能立国。无论学生将来所执何业,即由小学改业者,必须曾诵经书之要言,略闻圣教之要义,以定其心性,正其本源。”虽然其中强调的内容已然过时,但这种意识或理念对于今天的领导干部仍然值得借鉴。作为党员领导干部,既要志于传承弘扬中华文化之道,又要志于发展马克思主义这个道统,才能做到定其心性,正其本源。如果党员领导干部不做中华文化、马克思主义的弘道者,那就失却了根本,乱了心性。

  (作者为长沙税务干部学院教授)

北京日报新闻热线:65591515 北京晚报新闻热线:85202188 广告刊登(声明公告类):85201100 北京日报网热线:85202099

京ICP备16035741号 京新网备2010001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02440037号 北京晚报读者俱乐部服务热线:52175777

北京日报社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举报热线:85201234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京报集团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