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图片_20180213110051.jpg
r.png 0221.png j.png c.png s.png x.png 0208文摘.jpg yy.png sdjsb.png U020160203609996595816.jpg xwyxz.png U020160203615056483362.jpg dxs.png
理论周刊
字号调整: A- A A+
让历史写作向真相逼近了一步
2016-04-14 00:19:32北京日报
发布时间:2016-03-21 00:00:00 文章来源:北京日报 作者:马勇 网络编辑:刘冬
【导语】《遗失在西方的中国史:法国彩色画报记录的中国》,赵省伟、李小玉编译,中国计划出版社出版.只有充分占有绝大多数史料,我们才有可能说自己的写作、言说向真相逼近了一步。

  《遗失在西方的中国史:法国彩色画报记录的中国》,赵省伟、李小玉编译,中国计划出版社出版

  省伟几年来以“遗失在西方的中国史”为主题做了好几本书,《遗失在西方的中国史:〈伦敦新闻画报〉记录的晚清1842-1873》《西洋镜:海外史料看甲午》等均取得了不俗成绩,既受一般读书界欢迎,又受专业研究者重视。这些书图文并茂,为读者提供了先前不曾见过的精美历史图片,又因当时西方人的特殊视角,为我们今天建构近代中国历史记忆提供了一个可参考的坐标。

  此次出版的《遗失在西方的中国史:法国彩色画报记录的中国》,所收版画别出心裁画出来的晚清人物栩栩如生。我过去看过不少晚清政治人物的照片、画像,但与此书中政治人物画像相比对,必须承认艺术就是艺术,艺术的夸张相对于呆板的图片,显得格外有趣,具有浓郁的生活气息。比如这部书中的慈禧太后、光绪帝、端王、李鸿章等人的形象,都与中国方面留存的形象有巨大差异,由此可以感受到法国人审美目光的独特和别具风采:几张李鸿章的漫画像,将西方人眼中一个充满智慧、善用阴谋的东方政治家表现得淋漓尽致;至于慈禧太后漫画像,也能从中看到法国人对这个东方女主的想象及法国人的审美情趣。

  近代中国百年的历史,是中国不曾遇到的大变革时期。一百多年前的中国,是一个完全意义上的农业文明,没有工业,没有“四民”社会之外的新阶级、新阶层。中国在两次鸦片战争之后开始学习西方,又经历了一系列挫折、磨难。应该承认,一百多年的时间里,中国面貌根本改变,中国的工业不仅有了自己的完整体系,而且成为世界工厂。一百多年前的中国人,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他们的子孙会成为世界日常需求的供应者。至于城市,一百多年前,中国没有一座近代意义上的城市。北宋的开封、南宋的临安,虽然也是消费型城市,但缺少近代气息。直至外国势力东来,近代城市渐渐随着外国资本和铁路而兴起。今天,中国的城市人口急剧增长,再有若干年,当中国城乡人口比例与世界平均值接近时,中国的活力、能力会更不一样。

  近代中国的历史就是一个中国走向世界、世界进入中国的双向运动进程。在这个过程中,中国有亏有赚,也有冲突、冲撞、战争和牺牲。这些历史教训我们也应该记住,不要让悲剧重演。记住教训,不是传承仇恨,而是应该弄清历史真相,弄清究竟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既然近代中国是个双向运动,那么历史的记录就不会少于两个版本。但在过去很多年,由于中国自身的特殊性,我们很多时候只看了自己的“账本”,没有看到或不愿意看到对方乃至第三方的“账本”。还原历史、弄清真相,就必须查阅其它“账本”,重新审视过去所发生的纷争,从中悟出今人值得汲取的教训。

  比如义和团战争,这部书就提供了很不一样的观察视角。法国在中国的传教士最多,开始传教的时间也最早,义和团战争的起源也与法国大主教樊国梁的报告密切相关。至于八国联军出兵中国,更是法国公使一手促成的。因而这部书的记录,可以与中方相关记录比照,由此可以发现一系列问题都值得重新检讨。

  历史是已经消逝的过去,对历史的观察在人类大同之前一定会有民族国家的立场。这是毫无疑问的。从民族或国家立场看,历史犹如风景,“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又如盲人摸象,每一个人都觉得摸到了真相,其实可能只摸到了大象的某一个部分。接近历史真相需要超越性的立场,更需要动手动脚找材料。只有充分占有绝大多数史料,我们才有可能说自己的写作、言说向真相逼近了一步。

  (作者为中国社科院近代史所研究员)

微信图片_20171018092617.jpg

北京日报新闻热线:65591515 北京晚报新闻热线:85202188 广告刊登(声明公告类):85201100 北京日报网热线:85202099

京ICP备16035741号 京新网备2010001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02440037号 北京晚报读者俱乐部服务热线:52175777

北京日报社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举报热线:85201234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京报集团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