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jpg 0425晚报.jpg jj.jpg c.jpg s.jpg x.png 0419文摘.jpg yy.png sdjsb.png U020160203609996595816.jpg xwyxz.png U020160203615056483362.jpg dxs.png
  • 壮大集体经济要处理好“统”“分”关系

    ●习近平关于壮大集体经济的思想绝不是走指令性集体经济道路,而是以共同富裕为目标,走更高质量、更有效益、更加公平、更可持续且符合市场经济要求的农村新型集体化、集约化发展道路。

    作者:
  • 新时代首都发展的新使命

    中共中央、国务院对《北京城市总体规划(2016年-2035年)》的批复中明确指出,北京城市的规划发展建设要“明确首都发展要义”。

    作者:
  • 滥发“责任状”也是官场病

    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教授袁刚在《人民论坛》撰文指出,下级单位或个人向上级单位或领导签署“责任状”,如目标责任书、安全责任书等,定下指标、时效、质量等,应该说是行政管理的一般做法。

    作者:
  • 善于倾听的任弼时

    任弼时被称为“中国革命青年的导师”。在与别人的谈话中,任弼时从不随意制止别人发言,总是以冷静的头脑和说服的精神进行解释,启发教育,被称为最善于倾听和采纳正确意见的人。

    作者:
  • 中日合作空间将越来越宽广

    今年对中国、对中日之间都是一个非常特殊的年份。今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也是中日签署和平友好条约40周年,同时还是《中日联合宣言》发布20周年和中日签署《关于全面推进战略互惠关系的联合声明》10周年。

    作者:
  • 从禁枪难看美国民主

    美国是世界上最著名的“民主”国家,民众的“控枪”意愿却难以实现。大众民主与精英民主是民主概念的一对范畴。

    作者:
  • 地缘政治研究不能让国家四处“拼命”

    地缘政治研究不能让国家四处“拼命”。而这样的学识恰恰是麦金德、凯南、布热津斯基等地缘政治学者力所不及的。

    作者:
  • 西方中心主义的新偏见

    一些海外学者对中国改革开放前后两个历史时期关系的研究深受意识形态的影响,在很大程度上脱离了中国的经验事实。

    作者:
  • 改革开放史应当成为党史国史研究的重点

    今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中央将有隆重的纪念活动,中央和地方党史机构也都在推动改革开放史的研究。

    作者:
  • 中国有重视文化软实力的传统

    公元前527年,晋国的大夫籍谈作为使者朝见周天子,但是什么礼物也没有进献,这在当时是很失礼的。籍谈的家族在晋国是世代掌管典籍的官员,而籍谈的回答是,因为晋国从来没有接受过天子的赏赐,所以没有礼品贡献。

    作者:
  • 治吏:北魏孝文帝“太和改革”成功的关键

    从《职员令》到《考课法》《御史令》,都是在用制度来加强官员队伍的建设。

    作者:
  • 墨子的“尚同”主张

    一提到墨子,人们就会联想到“兼爱”和“非攻”。其实这只是《墨子》一书提出的十项主张中的两项,墨子还有很多主张值得人们注意,比如“尚同”。

    作者:
  • 以人民为中心:法治体系的指导理念

    党的十九大作出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判断,即经过长期努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这是我国发展新的历史方位。

    作者:
  • 实现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五大任务

    自1938年“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命题正式提出以来,至今已有80年了。我认为,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重大任务,就是应用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来解决中国基本问题,在这过程当中形成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

    作者:
  • 李达与吕振羽长达四十余年的师生情

    1922年11月,李达应中共湘区委员会书记毛泽东函邀,到长沙担任湖南自修大学校长,毛泽东任校董。

    作者:
  • 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薪火相传

    近日,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暨《思想巨人马克思》出版座谈会在京举行,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大家齐聚一堂,使得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薪火相传。

    作者:
  • 改革的任务越繁重,越要坚持科学方法论

    我国的未来靠发展,发展的关键在改革,改革的成败在方法。

    作者:
  • 留恋旧发展方式,面对的风险不比转向新发展方式小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后,亚洲、非洲一些独立的国家,想早日摆脱贫困状态,于是听从了某些发展经济学家的意见,致力于引进外资,结果,虽然经济增长率高了,人均GDP增大了,但没有改变原来的体制,依然处于贫困之中。

    作者:
  • 调查统计表太多必须解决

    1950年8月8日,中共中央西南局的刘伯承、贺龙、邓小平给刘少奇、周恩来拍了一份电报。

    作者:

北京日报新闻热线:65591515 北京晚报新闻热线:85202188 广告刊登(声明公告类):85201100 北京日报网热线:85202099

京ICP备16035741号 京新网备2010001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02440037号 北京晚报读者俱乐部服务热线:52175777

北京日报社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举报热线:85201234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京报集团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