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jpg 1.png jj.jpg c.jpg s.jpg x.png 0712文摘.jpg yy.png sdjsb.png U020160203609996595816.jpg xwyxz.png U020160203615056483362.jpg dxs.png
2018-07-17 10:27:30北京日报·体育没有圈(ID:bjrbtyb)
“现在国脚看世界杯会用心找差距吗?”九旬老人追忆老北京足球往事
发布时间:2018-07-17 10:27:30 文章来源:北京日报·体育没有圈(ID:bjrbtyb) 网络编辑:康琪雪

 

  一天夜里,时钟已过晚上12点,夜深人静。96岁的李春林坐在电视机前,正熬夜看着俄罗斯世界杯比赛直播。忽然,老人若有所思地问陪在身边的儿子,“你说,咱们那些国脚也看世界杯吗?看的时候,有没有用心找差距呢?”

  李春林是解放初期北京较为知名的足球运动员,史万春、年维泗等新中国第一代京籍国脚是老友。别看已寿近期颐,或许是年轻时爱踢球的缘故,老人身体硬朗、头脑清晰,还常骑自行车去公园里拉二胡、唱戏。日前,李春林向北京日报记者娓娓讲起建国前后的北京足球故事。说起足球,老人滔滔不绝,两眼放光……

  那时候,北京的足球很红火

  火到什么程度呢?“我五六岁的时候,跟着叔叔去看他们比赛。原来的北京消防厂旁边有个球场,八支球队自发组织循环赛,一天踢完,从清晨踢到晚上。”

  李春林说,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北京城恨不得所有企业、单位和大、中、小学都有足球队。社会上还有许多自发组织的队伍,就像现在的民间俱乐部。“因为男人几乎都踢球,比赛经常‘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热爱京剧的他,还特别提到了一支“北伶队”,队员全是京剧演员,“队长是富连成(当时一个知名的京剧戏班)的李盛斌,队员李宗义后来还入选了北京队。”

  李春林(下排右三),当时在铁路系统工作,代表天津铁路局火车头队参加了1951年全国铁路和华北地区五省两市选拔赛。

  而且,那时的足球“从娃娃抓起”。孩子们有特制的小足球,放了学没别的,就是在胡同里“砖头摆门儿”踢比赛。有一次,李春林的弟弟踢球找不到砖头,把新买的帽子放地上当门柱,走时忘了拿,被母亲好一顿骂。李春林还说,那时大家听说英国的足球厉害,小孩踢球时都说英语。“你都handball(手球)了还踢?”“这球outside(出界)了!”“今天谁当whistler(吹哨的人,即裁判)?”老人笑说,这可比课堂上学的扎实多了。

  不过,李春林也坦言,当年京城“全民足球”,也是因为娱乐活动较少,“足球场面大,易开展,对抗激烈,又是团队运动,所以受欢迎。”他忽然沉吟道,如今很多当年的“赛场”已经不在,多数一起踢过球的朋友也故去了,“都没有了……”

  那时候,足球讲究盘带过人

  半个多世纪前的足球不同今夕,就连规则也不一样。李春林说,那时守门员拿到球后不能走四步以上,必须很快将球开出。正式比赛中也没有越位,“所以进球率比现在高,观众看得特别起劲。”

  李春林还说,当年用的球远没有如今工艺好,“球是牛皮做的,又硬又沉。里面的球胆伸出个嘴儿,打好气拿绳拴上,塞进球皮里。皮面儿上有12个眼儿,拿皮绳像系鞋带儿似的穿上,系好了才能踢。球的表面像缝了针,不平滑,顶一下头可疼了。”即便这样的足球,在当时也不便宜,大伙儿凑钱买一个,踢远了还得跑去捡。

李春林(下排右一)在张家口工作时所在的足球队

  当年常用的阵型和战术也与现在不同。据李春林回忆,当时世界足坛流行“532”阵型,无论哪支队伍都是五个前锋。而球员在场上讲究过人,没有那么多横传、回传。“当时一位苏联教练讲,足球就是八个字——积极、主动、快速、进攻。这要求你既有技术,又有体能,还得有胆识和自信。”李春林特意提到曾任中国国家队第一任主教练、中国足协副主席的李凤楼,“他当年踢中锋,一拿球且盘带呢,就等着来抢,‘涮’得对手拿不着球,跟后来的马拉多纳、C罗似的,单骑闯关连过数人打门,大伙儿都给他鼓掌。”

  那时候,踢球的人真爱足球

  除李凤楼外,李春林还有不少名声在外的老熟人,其中感情最好的要数新中国第一代国脚、已故足坛元老史万春。史万春比李春林小五岁,两家就隔两条胡同,孩子们经常一起踢球,“他是我带着长大的,管我叫大哥。他小时候,一踢比赛就不让我上场,因为我个子比他大,他觉得吃亏。”

老爷子一直珍藏着这些足球队的旧照

  李春林感叹说,刚解放时,北京没有专业足球队。大家都是职工和学生,踢球没收入,训练没保障。但就是这样的环境,孕育出了李凤楼、史万春等一大批国脚,且国家队在五六十年代的亚洲足坛优势明显。被问及原因时,李春林直言自己不是技战术专家,甚至不曾接受高水平专业训练。但他说,那时候踢球的人是真爱足球。“史万春球性为什么好?天天早起上学,都得捡块小砖头踢,没合适的砖头就踢白菜头,叽里咕噜踢到学校。下学有俩人就对着踢,一个人对着墙也踢。天天如此,基本功能不好?”李春林自己则经常一踢就是一天,从清晨踢到晚上,“渴了就喝水、吃冰棍,中午饭都不吃。”

  为了准备1951年12月在天津举行的第一届全国足球比赛大会,北京于1951年10月在先农坛体育场举行了选拔比赛,选拔组建北京队。11月,北京队在家门口参加了全国铁路和华北地区五省两市选拔赛。北京足坛名宿张路说,这张照片上的球队正是新中国成立后北京组建的第一支足球队,“代表着北京足球的根。”

  李春林还说,那时候球员的民族荣誉感特别强,只要跟“老外”踢都格外卖力。“国家队更是如此,那些入选国家队的北京球员都说,衣服印上国徽就是为国而战,全国好几亿同胞看着我呢。”说到这,李春林的语气有点疑惑了,“你说,现在国家富强了,训练条件那么好,球员待遇那么高,身体素质一代比一代强,怎么就成了亚洲三流球队,连世界杯都进不去了呢?”

 

  来源:北京日报·体育没有圈(ID:bjrbtyb)

  作者:王笑笑 黄志阳

  监制:王然

  编辑:张杨

419982617.jpg
微信图片_20180131171254.jpg
微信图片_20180131155438.jpg

北京日报新闻热线:65591515 北京晚报新闻热线:85202188 广告刊登(声明公告类):85201100 北京日报网热线:85202099

京ICP备16035741号 京新网备2010001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02440037号 北京晚报读者俱乐部服务热线:52175777

北京日报社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举报热线:85201234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京报集团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