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jpg 0205晚报.jpg w.jpg c.png s.png x.png wz.jpg yy.png sdjsb.png U020160203609996595816.jpg xwyxz.png U020160203615056483362.jpg dxs.png
2018-02-06 11:00:48长安街知事
17只“老虎”落马皆因这事,周永康最夸张
发布时间:2018-02-06 11:00:48 文章来源:长安街知事 作者:高楼 网络编辑:康琪雪

  昨天下午,中纪委宣布“双开”辽宁省原副省长刘强,通报中指出他“严重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为提任副省级领导干部,利用职权搞有组织的拉票贿选活动,对抗组织审查,搞迷信活动”。

  2011年,沈阳市委副书记苏宏章通过拉票贿选,成为省委换届的“黑马”,一跃“入常”,后任省政法委书记。据媒体报道,苏宏章PK掉的对象就是抚顺市委书记刘强。2013年,刘强晋升副省长,如今被证实也是通过拉票贿选上去的。两个“冤家对头”先后因同一事落马,何其讽刺。

  不仅如此,刘强2013年离开抚顺,当时的抚顺市长出任书记,大连干部栾庆伟被调来补缺。栾庆伟以“搞迷信活动”被中纪委树为典型,他把个人的命运和前途寄望于“大师”的预测上,2015年在接受组织调查的前几天还和一个著名“大师”见了面,对方信誓旦旦地告诉他:“有惊无险,没有任何问题。”分手后,“大师”还发信息告诉他:“确实没有问题,不是为了安慰你才这么说的。”刘强和栾庆伟虽然在抚顺没有碰上面,但在“搞迷信活动”上达成了“一致”。

  长安街知事(微信ID:Capitalnews)统计,十八大以来明确被通报“搞迷信活动”的中管干部至少有17人,他们是:刘强、何挺、项俊波、王三运、魏民洲、王银成、陈旭、陈树隆、黄兴国、张越、王保安、卢子跃、刘志庚、龚清概、白雪山、邓崎琳、李春城。此外,周永康、孙政才、周本顺、刘志军、朱明国、阳宝华、陈安众等“老虎”也都被报道有过同样的行为。

  崇拜“大师”、求仙问佛

  周永康案宣判时,有一项特殊的罪名为“故意泄露国家秘密罪”,具体内容是“违反保守国家秘密法的规定,在其办公室将5份绝密级文件、1份机密级文件交给不应知悉上述文件内容的曹永正”。

  曹永正是一个所谓的“大师”、“新疆三大仙”之一,自称具有特异感知能力和预测功能,“面对一个人、一张成年人的照片、一张名片,或者是一个人经常使用的东西,便可在几秒、几十秒之内,感知此人的过去、现在和未来”,找他看病的、预测的、心理咨询的人“最多时从一楼排到七楼”。

 

曹永正

 

  周永康是曹的信徒之一,曹曾专门为周在套间内按摩。为了感谢曹永正,周永康多次叮嘱时任中石油总裁蒋洁敏,要他关照、支持曹的生意,并称曹是他“最信任的人”。

  上世纪90年代,周永康曾请一老和尚看相,老和尚称其面相是好的,但做干部之后,到目前都是副职,是祖坟有问题。周永康为此数次打电话,叮嘱弟弟修坟,后来又在无锡当地请了一名老和尚做法事。

  在民间,另一位“大师”王林的名气更大,与他过从甚密的省部级干部有原铁道部部长刘志军、广东省政协原主席朱明国、江西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陈安众等。王林曾对刘志军说:“帮你在办公室弄一块靠山石,保证你一辈子不倒。”

  朱明国在海南任职期间曾被人举报,帮他脱险的正是王林。王林表面上是在地下室连续“作法”两天两夜,实际则是利用其在官场的关系网,助朱明国过关。

  据媒体报道,朱明国顺利脱险后,专程去感谢王林,在机场见到王林时,当着众人的面给王林下跪。 2011年王林重病时,辗转来到广州一家医院就医,朱明国为他安排了干部病房,还曾送给王林很多黄金和一支进口勃朗宁手枪。

  河北省委原书记周本顺在多处住所内均摆设佛堂佛龛,每逢初一十五和相关佛教节日,都按时在家烧香拜佛。他见佛就拜,进庙就塞钱,甚至家里养的一只乌龟死后,竟然专门手抄经文,连同乌龟一起下埋。

  风水布局、有权任性

  2014年12月,黄兴国被任命为天津市委代理书记,从那时开始,什么时候把“代理”二字去掉就成了他最关心的事,为此不惜求助于风水。中纪委专题片《巡视利剑》披露,天津市政府大院原本四个门都可以进出,后来西北门却被封上了,这是风水先生出的主意。黄兴国面对镜头承认,风水先生告诉他,“你这个门开那么多,漏气、不聚气”。

 

 

  天津迎宾馆门前的景观石也被黄兴国换掉了,他自述原因:“那个是尖的,有点儿凶的感觉,后来就搞了一块比较圆滑的放上去。”

  与李春城、白雪山相比,黄兴国的动静还算小的。2006年成都市建新天府广场时,时任市委书记的李春城选用“太极八卦图”,推翻原全球招标法国设计师形成的方案,只因为“他认为太极方案能给他带来好运势”。在一个重大投资项目接连出现不利突发事件后,李春城又安排道士做法驱邪。

  李春城还将家里老人坟墓迁往成都都江堰,聘请风水先生做道场等花费千万元,其中数百万元为商人出资。曹永正也与李春城关系匪浅,曹的女儿曾导演过一场音乐剧,全国巡演至成都时,李春城亲自赶去捧场。

  宁夏自治区原副主席白雪山主政吴忠市时,跟市政府门口的喷泉“较上了劲”,至少改建过3次。“每次喷泉刚刚建成喷水,他都说很好。而后没过几天,他就气冲冲地要求拆了重建。如果不移位两三米,他总觉得挡了风水。”吴忠市一名退休干部说。

  白雪山还力推吴忠市区北扩,使市区与黄河连为一体,并修建了中华黄河楼仿古建筑群。当地官员接受采访时称,其目的多半认为黄河是“龙贯宁夏”的主脉,搭上母亲河,能飞黄腾达。

  这些高官前赴后继地拜倒在“大师”“仙佛”脚下,未必是其知识不足,而在于:一是求官心切、心理扭曲,像《人民的名义》中祁同伟那样,“太想进步了”;二是手中有权、行事不受制约,因此为所欲为,“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他们的迷信行为,绝非发自内心的“信仰”,不过是把行贿受贿的那一套照搬过来,希望向所谓“仙佛”“大师”行贿来获得保佑罢了。

微信图片_20180131155438.jpg
微信图片_20180131155445.jpg

北京日报新闻热线:65591515 北京晚报新闻热线:85202188 广告刊登(声明公告类):85201100 北京日报网热线:85202099

京ICP备16035741号 京新网备2010001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02440037号 北京晚报读者俱乐部服务热线:52175777

北京日报社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举报热线:85201234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京报集团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