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ng 0221.png j.png c.png s.png x.png 0208文摘.jpg yy.png sdjsb.png U020160203609996595816.jpg xwyxz.png U020160203615056483362.jpg dxs.png
2018-01-29 09:41:18长安街知事
中纪委点名的“黑老大”,上面有人
发布时间:2018-01-29 09:41:18 文章来源:长安街知事 作者:高楼 网络编辑:康琪雪

 

    今天的中纪委机关报,点了四川“黑老大”刘汉的名。

  刘汉与其弟刘维等人,“千方百计拉拢腐蚀国家工作人员,寻求保护,巩固和扩张其社会影响力”。根据检方的证据,刘维通过过年发红包,出资购车,多次给予现金、皮衣和手表等方式拉拢、腐蚀刘学军(四川省德阳市公安局刑侦支队原政委)、刘忠伟(四川省什邡市人民检察院原副检察长)和吕斌(四川省德阳市公安局装备财务处原处长)。

  在刘维的召集下,刘学军、刘忠伟和吕斌等人基本每周一聚,吃喝玩乐、吸食毒品。刘维司机在门口望风,所有消费由刘维买单。吸毒上瘾后,3人开始充当刘汉、刘维兄弟的保护伞,为他们隐匿、销毁案卷材料,多次在命案发生后通风报信,刘忠伟等还为刘维提供枪支配件和子弹。

  2008年,刘维通过刘学军对仇人陈富伟违法使用技侦手段,监听仇人陈富伟。刘维甚至当着刘学军等人的面,扬言要杀了陈。在震惊全国的陈富伟3人被枪杀案件发生后,刘学军、刘忠伟和吕维明知刘维是重大嫌疑人,却隐瞒不报,甚至向刘维泄露案件侦办情况。

 

 

刘维

 

  刘汉兄弟背后最大的保护伞就是正国级“大老虎”周永康。2001年,周永康之子周滨看上了九顶山旅游项目,后因开发难度大放弃,刘汉知晓后,一个“赔本赚关系”的买卖开始计划。当时调任公安部长的周永康亲自打电话告诉刘汉,“要照顾好周滨”。于是,刘汉以近2000万元的价格收购了这个仅价值几百万的旅游项目。至此,刘汉与周滨相识并开展合作,在水电站等项目上共同发财,刘汉也开始构建自己的矿产、资本帝国。

  与刘汉“关系匪浅”的还有四川绵阳市委书记谭力。据报道,谭力爱好古玩、字画,托他办事,他一般不直接收金钱,而是接受“雅贿”,他曾收受刘汉集团价值数十万元的象牙、值不菲的田黄和翡翠手镯。除此之外,在谭力离开四川履新前,刘汉为了搞好关系,也与前妻杨雪一起请客,送给谭力夫人翡翠戒面,并在谭力嫁女时送上厚重的礼金。

  通过中间人牵线搭桥,刘汉又结识了时任云南省委书记白恩培,成为白的座上宾。去云南省委大院拜年时,刘汉还送过翡翠手镯、钻石、名表等礼品。有时候送完礼就开始打麻将,刘每次会带10万元左右,输完钱才走。

  有了金钱铺路,刘汉开始计划染指云南兰坪铅锌矿,甚至周永康都从北京亲自打电话给白恩培,请他帮忙照顾刘汉的购买行为。在白的大力关照下,这个价值五千亿、亚洲最大、全球第四大的超级矿区,让刘汉以10亿元就控股了60%。

 

 

刘汉

 

  可以看出,在刘汉、刘维黑恶团伙的发展过程中,一直获得了各级“有力人士”的关照,在基层有处级的刘学军、刘忠伟,中层有厅级干部谭力(时任),再向上直达正部级的白恩培、正国级的周永康。如果没有刘学军、刘忠伟等人最初的包庇,刘汉集团很有可能不会成长壮大、造成日后的恶劣影响。

  与黑恶势力有瓜葛的高官不止周永康,人称“河北政法王”的张越也是其中之一,他曾收受新疆自治区公安厅党委委员李彦明一块30多公斤的籽料玉石,价值290万。

  在2010年至2011年近两年时间里,赤城县和兴矿业老板王某曾向李彦明行贿七次,所送财物共计442.28万元。2012年6月,王某因打架斗殴被河北省公安厅带走,李彦明遂去找时任河北政法委书记、公安厅厅长的张越,送上天价玉石。

相关文档
精彩图集
微信图片_20180131171254.jpg
微信图片_20180131155438.jpg
微信图片_20180131155445.jpg

北京日报新闻热线:65591515 北京晚报新闻热线:85202188 广告刊登(声明公告类):85201100 北京日报网热线:85202099

京ICP备16035741号 京新网备2010001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02440037号 北京晚报读者俱乐部服务热线:52175777

北京日报社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举报热线:85201234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京报集团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