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20日报.jpg wb.png 0920京郊.jpg 0920晨报.jpg 0920商报.jpg x.jpg QQ截图20170916140039.jpg yy.png sdjsb.png U020160203609996595816.jpg xwyxz.png U020160203615056483362.jpg dxs.png
舞台·剧
字号调整: A- A A+
《变身怪医》:善恶之问经久不息
2017-09-14 09:42:57北京日报
发布时间:2017-09-14 09:42:57 文章来源:北京日报 作者:曹语凡 网络编辑:赵悦
【导语】百老汇老牌音乐剧《变身怪医》中文版于9月8日登陆天桥艺术中心,它的受欢迎程度也许只有百老汇的另一个老牌剧目《猫》可比。

  《变身怪医》剧照

  善恶并存:

  每个人都是“杰基尔+海德”

  百老汇老牌音乐剧《变身怪医》中文版于9月8日登陆天桥艺术中心,它的受欢迎程度也许只有百老汇的另一个老牌剧目《猫》可比。每个人看它的理由也许都不同,而我是冲着它改编于罗伯特·路易斯·史蒂文森的原小说《化身博士》去看的。史蒂文森的灵感来自爱伦·坡的《威廉·威尔逊》,所以说,推理和科幻小说的鼻祖爱伦·坡才是他真正的老师。所不同的是,威尔逊还是两个人,史蒂文森让杰基尔与海德合二为一,变成具有双重人格的人。自此,Jekyll and Hyde,也变成西方心理学中“双重人格”的代称。

  而欧美影视,也就此开启了人物多重性格的模式。自1886年史蒂文森的《化身博士》问世以来,从电影到舞台,层出不穷的改编在这一个多世纪里从未消停过。无论是观众还是改编它的导演,钟爱的还是“化身博士”这一经典人物形象,《变身怪医》的主人公“怪医”即是“化身博士”杰基尔。这位闲暇时为穷人看病、喜欢呆在实验室搞科研的善良医生,发明了一种变身药物,只要喝下去,当即高大的身材就变得矮小,相貌也变得丑陋无比,成为邪恶、毫无人性的恶魔海德,他游荡于夜色,作恶多端,喝过解药后方可回复如初。

  我小时候对这个故事着迷的原因是杰基尔怎样发明了这种神奇的药水,我当然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但仍然非常佩服史蒂文森借一种神奇的药水,就编出这么精彩的故事的能力。在今天看来,其实他就是从侧面探讨了一下:唯物主义的科学是否能改变以思想为基础的灵魂;正面探讨的则是人性之中的善与恶,当“化身博士”是善良的医生——上帝之手时,他的名字是杰基尔,而当他变成地狱魔鬼时,他的名字便是海德。变身之后的怪医会认为,那个符合维多利亚时代行事准则的杰基尔是虚伪的,而那个邪恶的海德才是他的本性,是最真实的自己。

  为何恶才是真实的自己?孟子提出人性本善论,而史蒂文森在《化身博士》之中却认为,在人的潜意识中,在内心黑暗深沉、无法探知的角落里,善恶是并存的。姑且不讨论两千多年前的孟子和这位19世纪的英国作家史蒂文森谁是谁非,我们常听到某个道貌岸然的教授突然干起了令人不齿之事,潜规则女学生,此时难道不惊诧:他喝下的墨水怎么会变成药水,让他心里那个海德跑了出来,作恶人间?

  证明史蒂文森的观点正确的例子举不胜举。一个多世纪以来,这部作品之所以在舞台和银幕上长盛不衰,翻来覆去地被改编,原因就是它应和了各个时代的人性,即善恶并存。每个人实际上都是“杰基尔+海德”,从孩提时代起我们就被教育成“好孩子”,然而幼小的心灵里面总是有一个声音在不停地抗议,就是想去“干坏事”。那个在内心里抗议的就是“海德”,表面上做给大人看的“乖宝宝”就是杰基尔,对孩子来说只有海德才是真实的自己。

  自由及其后果:

  当人召来不受控制的魔鬼

  在《变身怪医》中,当杰基尔宏伟的科研计划——将人性中的善恶剥离,以此普度众生——得不到他所在医院的董事们的支持,梦想在现实之中受阻之后,他变得焦虑彷徨,即便他美丽的未婚妻Emma也不能给他安慰。也正是此时,他的律师朋友Utterson为了让他能够放松生活,把他带到了妓院,在那里他认识了妓女Lucy,并引为知己。但是Lucy在潜意识里也勾起了他罪恶的念头。从妓院回来,内心的苦闷依然得不到排解的杰基尔把实验用在了自己的身上。

  在实验室里,他第一次喝下了“变身药物”,他的身体倒下去。他在等待身体发生变化,刻意地观察。他剧烈地挣扎,在痛苦中喘息,他的衬衫渗出鲜血,头发披散下来,他已完成变身。那个温文尔雅的杰基尔被抛弃,海德,风暴般地来临,没有人认识这样的自己,他感觉到从未有过的自由和疯狂。舞台凌空出现的一截天桥上,海德以惊人的力量跳了上去:“午夜,一切顺利。一个意外的突破。我感觉到了……自由!”

  自由,让杰基尔最终把自己灵魂里的那个魔鬼给召唤了出来。怪医从此在白天是上帝之手杰基尔,在夜晚,他是恶魔海德。在拿自己做实验之前,杰基尔的理想是净化人类的灵魂。而当他把灵魂中那个恶魔海德真的唤来之后,恶魔却对善良的杰基尔感到厌烦,不允许他干预自己的恶行,“将生活从难以忍受的桎梏中解放出来,恶人可自行其是,那善良的孪生兄弟不必出来横加指责。”事实上,杰基尔在尝到海德给他带来的自由的同时,放纵了自己心中的邪念,他开始堂而皇之地以海德的身份去寻找妓女Lucy,谋杀反对他的医院董事们。杰基尔已经抛弃了理想,在他把恶魔召唤出来之后,并没有给他应有的制裁,反而被恶魔主宰。这实际上已经成为杰基尔不想让自己在上流社会受损而生出的“阴谋”,以另一个身份行恶的理由。

  如果在我们幼年时,能抛开家人与社会教导的所有行事准则,依着内心所想去成长,我们将会成为什么呢?这就像怪医抛弃了杰基尔,像海德一样去生活,他成了一个随心所欲、超级任性的小孩。1923年,弗洛伊德在《自我与本我》中提出的“自我、本我、超我”,与怪医的善恶行为非常对应——本我就是恶魔海德,超我就是上帝之手杰基尔,自我就是不断在海德与杰基尔之间做选择的怪医。

  当“怪医”是杰基尔时,他的善良与温文尔雅符合英国维多利亚时代的行事准则,他的衣着品位也符合那个时代的绅士风格,黑色的中长礼服里面是白色衬衫,头发精细地梳到后面扎成一个马尾,露出智慧的额头和清澈善良的眼神。而当“怪医”变成海德时,长发遮在恶魔的脸上,肩上搭着兽类灰色的皮毛,象征原始的兽性。说到底,海德的恶只是一种本能,一种兽性、原始的恶,还是一个孩子内心渴望自由的恶。他还没有达到像浮士德一样拿灵魂与魔鬼作交易的恶,也没有像萨达姆一样成为独裁者以权力伤害他人。

  然而,海德提供了一种普遍的最原始的“恶”样本,多少留名青史的人心中会住着这样一个童年的海德,做着“只要你不知道,一切非黑即白”的事,并认为存在就是合理的,人性之中善恶本来就是孪生兄弟。

  “超我”之路:

  人是唯一懂得“自律”的动物

  在剧中,有一个非常有意思的情节。杰基尔在做变身实验的时候,他拒绝见美丽善良的未婚妻Emma,即便是迫不得已见到她时,他也是以杰基尔的身份面对她。而当他是海德时,他只找妓女Lucy。其中隐含某种象征意义——天使总是找单纯善良的人做朋友,而魔鬼只喜欢寻找黑暗中行走的人。这种黑暗,也是欧洲最古老的黑暗,是维多利亚禁欲时代的黑暗,Lucy是一朵黑暗之花。

  当杰基尔控制不了海德的时候,他想挽救Lucy,Lucy听从了这位她所爱的人的话准备逃跑,却被赶来的海德杀死。如果说,杀死那些道貌岸然、频频作恶的董事们是为了报复,那么杀死Lucy纯粹是出于邪恶,海德已经成为撒旦的代理人。这个时候我们会思考:善恶在人的心中真的能合理并存吗?

  好在《变身怪医》提供的是一个正能量的故事。当杰基尔的婚礼上,海德在众目睽睽之下杀死参加婚礼的客人之后,他受尽折磨的灵魂,再也不堪忍受恶魔海德的行径,此刻,他能做的就是杀死自己来消灭海德。

  这也是他“科研”失败必将承担的后果:要把人的灵魂中恶魔的一面剥离出去是很难的,关键是剥离出去之后,你如何控制并消灭他?杰基尔的死亡是无可避免的,他的死亡证明了人最终与万物的区别——人不可能像野兽一样放任自己的本性肆意妄为,在欲望与本能面前人能“自律”,并秉承“救世”的使命感,才称之为人。

  这一过程,弗洛伊德的心理学称之为完成“超我”的过程,人的一生旅程就是行走在这条路上。而杰基尔却开了一回倒车,屈从于本能的恶念,虽然他为科学献身的精神令人敬畏。在舞台上,他死在他新婚的美丽妻子Emma的怀里,最终,我们相信那个闭上眼睛的是杰基尔,海德已经不存在。

相关文档:
微信图片_20170915155503.jpg

北京日报新闻热线:65591515 北京晚报新闻热线:85202188 广告刊登(声明公告类):85201100 北京日报网热线:85202099

京ICP备16035741号 京新网备2010001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02440037号 北京晚报读者俱乐部服务热线:52175777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北京日报报业集团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