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ng 0221.png j.png c.png s.png x.png 0208文摘.jpg yy.png sdjsb.png U020160203609996595816.jpg xwyxz.png U020160203615056483362.jpg dxs.png
2017-12-29 09:17:30北京日报流大夫来会诊 一流学校来办学
流大夫来会诊 一流学校来办学
河北:家门口享受北京优质资源
发布时间:2017-12-29 09:17:30 文章来源:北京日报 网络编辑:刘照辉

  漫画/焦剑

 

  编者按

  景山学校、丰台职教、北师大附中等越来越多的北京名校在河北办起了分校;安贞、友谊、积水潭等越来越多的北京大医院在河北办起了分院……在家门口,河北人民就享受到了北京的优质资源。

  这是京津冀一体化给河北带来的变化,而这一变化的背后,则是北京的名师、名医、名企默默无闻的付出。

  这些被称为“疏解达人”的群体,奔走于三地之间,让三地人民走得更近、处得更亲。

  在廊坊再造一个升级版的新亦庄

  讲述者:亦庄·永清园区党工委副书记、管委常务副主任 邹本雨

  三年、三方合署办公、三十平方公里,这些看起来似乎关联不大的词汇却串起了我这三年来的心路历程:为实践京津冀协同发展,受组织委派在廊坊永清挂职三年,代表北京亦庄开发区同廊坊市、永清县三地干部一起合署办公,共同合作建设北京亦庄·永清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主要负责园区起步区三十平方公里的管理运营。

  合作园区——廊坊永清园区的建设需要经常深入了解当地村民的诉求。征地拆迁遇到村里几座祖坟需迁走,个别村民不理解,甚至反对迁坟,矛盾分歧很大。我知道这项工作很棘手,迁坟的事情不能简单粗暴,于是我找到相关的村民,一次不行就再去,劝其为家乡的发展,顾全大局,将坟迁出。通过耐心沟通,终于得到该村民的理解和支持,最终使其同意将祖坟迁出。为后续园区建设的地上物拆迁、居民安置的顺利进行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发展园区,关键还要有合适的企业落地。一次,宝健集团董事长从美国飞到国内查看亦庄开发区中国工厂的生产情况,并提出想到合作园区考察参观的意愿。得知这一情况后,我们提前就做好接待准备,静候企业老总的到来。也许是被我们的热情服务和专业态度所打动,企业老总决定在永清投资落地。

  三十平方公里的合作园区是“起步区”也是“升级区”。通过我们的升级服务,目前已经促成了包括京东商城华北区运营中心、宝健、惠买等重点项目落地,签约近50个项目,同时储备项目120多个。

  合作园区还成立了北京亦庄永清高新区协同发展投融资公司,注册资本10亿元,公司全面负责高新区一级开发,同时采取PPP模式吸引社会资本参与建设。

  预计再过10年,一个升级版的新亦庄将在永清崛起,形成产值千亿、税收百亿的经济规模。

  记者手记

  亦庄开发区和亦庄·永清园区之间仅40公里,比起单纯复制一个新亦庄,邹本雨所努力的是通过提供升级版的服务,打造一个升级版的新亦庄。不是“一疏就退”,而是通过“健体”加快企业的进一步发展。

  升级版的新亦庄让北京企业舍得走出去,在更大范围内开花结果,在疏解过程中得到升级发展。

  本报记者 韩梅

  用景山的精神办曹妃甸分校

  讲述者:景山学校曹妃甸分校校长 范禄燕

  29岁那年,我成了北京中小学最年轻的副校长,43岁担任校长至今,一直没有离开景山学校。2016年,虽然已经过了退休的年龄,但我还是迎来了一个新的身份——北京景山学校曹妃甸分校校长。

  建校之初,曹妃甸分校周边一片荒凉,没有任何生活设施,我们师生的生活几乎全封闭。近两年的时间,曹妃甸分校从无到有、从零开始,已经发展成为曹妃甸区内领先,唐山市排名前列的学校。“一年时间起好步,两年有好发展”,我们制定的目标基本上达到了。

  2015年上半年,时任北京市教委主任线联平找到我,希望景山学校能够在曹妃甸建立一所分校,为北京河北之间的教育合作贡献力量。经过数月的研究探讨,学校领导班子作出决定,筹办北京景山学校曹妃甸分校,并由我亲自挂帅出任分校校长。

  走出北京,来到河北,做京津冀教育协同发展的先行者,环境的适应是我和同事们首先要面对的问题。

  我始终强调,无论遇到什么情况,我们都要用景山的模式、景山的精神来办学。曹妃甸分校按景山学校的标准培训年轻教师,用景山学校的标准抓课程教学,以景山学校“全面发展打基础,发展个性育人才”的理念为学生创造丰富多彩的校园生活。让学生仅仅学好书本上的知识是不够的,还要让他们从心里喜欢学校、爱上学校。我要把自己一直以来积累、坚持的理念灌注于曹妃甸分校的整个办学思路当中。如今,曹妃甸分校已经在区内和周边区县获得学生家长和同行的广泛认可,不少学校都来开展交流、学习经验。今年高一新生招生,我们分校的分数比去年足足高出了58分。

  记者手记

  走过半个多世纪,在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新的浪潮中,景山学校和范禄燕又再次整装出发,成为了光荣的先行者和排头兵。采访中,范禄燕提到最多的就是“全面发展”的概念。四个字,看似简单和平常,却真正是古往今来教育领域永恒的话题。正如范禄燕自己所说,他要把景山学校的理念和精神灌注到京津冀教育协同发展的事业中去。实习记者 白波

  既是孵化器,又是疏解“中间人”

  讲述者:北京大学创业训练营天津基地总经理 袁航

  北京大学创业训练营天津基地是北创营在北京之外建设的第一个基地。2014年刚刚落户滨海空港经济区的时候,整个经济区常住人口不多,晚上下班后连出租车都打不到,我和同事们开玩笑说空港的“空”是空荡荡的“空”。

  北创营通过频密举办各种高质量创业扶持活动,提供系统孵化服务,在这里起到了“暖场”的作用。我们举办的第一场创业公开课只有七个听众,但是现在每场都有二三百人,最多的时候达五百人。

  和很多直接从北京疏解出来的企业不同,北创营的主要功能是提供系统孵化服务。

  2014年至今,我们孵化了100多家创业项目,其中有约40家成功孵化,绝大部分落在天津发展。

  在发展过程中,北创营除了孵化企业,还直接成为北京企业疏解至天津的“中间人”。我们有一个营员是新三板上市企业,原来在北京做轻奢品电商,在鼓楼大街有一个办公场地,200多人挤在狭窄的空间办公,企业想扩大规模很难,买房压力大,员工留在北京发展也很难。来到空港经济区之后,这家做轻奢品电商的企业不仅发现了当地优越的创业环境,而且还发现有一家下游客户也在这里,于是就把公司的运营部门搬到了空港经济区,北京只保留了研发部门。

  像这样的例子有很多,很多北京企业通过北创营了解了滨海新区投资创业的优势,纷纷落户滨海新区,对于企业来说,可以扩大规模、降低人力成本;对于员工来说,更容易实现安家落户。

  记者手记

  比起单纯的疏解,把企业从北京搬到天津,袁航所从事的事业更进一步,他正在努力使成功孵化的企业能够在当地落地生根。

  基于这种认识,通过孵化、精准匹配资源,北创营让一个又一个成功孵化的企业,真正融入到所在城市,安心留了下来。这不仅是对创业者的帮扶,也让企业疏解的步伐更扎实。

  实习记者 丰家卫

  挂职容城 两年跑了7万公里

  讲述者:北京服装学院国内交流处副处长、容城挂职副县长 陈婧

  今年9月底,容城县举办了第二届服装节。因为雄安新区的设立,这次服装节比首届要热闹许多,青年设计师大赛、首都大学生创意市集以及新中式服装发布会,一个个颇具亮点的活动点亮了容城。

  实际上,北京服装学院与容城县的合作开始于2013年,为了更快将双方签署的协议落地,学校决定派我到容城县挂职。

  2015年6月30日,那天我记得非常清楚,我从北京服装学院的一名老师成为了容城县副县长。来到这里后,我便马不停蹄地开展工作。这是我第一次如此深入地进入服装产业集群。通过走访企业,我对容城的服装产业有了更深层次的了解。这里的企业更多从事贴牌生产、相对低端的服装制造业。这属于劳动密集型产业,附加值较低。基于这样的产业背景,我与学校沟通后,决定将北服所具备的时尚元素引入进来,培育这里的创新基因。

  北京服装学院是一所服装领域的特色高校,我们在长三角和珠三角都有一些合作企业。这几年,我们会有组织地带领容城的企业家去长三角和珠三角参观一些规模企业。我们帮助当地企业家把视野打开,他们越来越愿意与北服进行沟通交流。到现在我们已经不分彼此,学校老师调研时也有意识邀请容城的企业家一同调研。

  2017年4月1日,雄安新区设立。2017年6月中旬,北服容城时尚产业园投入使用。在外界看来,产业园设立有“蹭热点”的意味,实际上我们从2016年就开始筹划建立产业园。我是北服的老师,现在挂职容城副县长,整个过程的协调工作自然最合适。我参与了产业园从立项到讨论再到最后落地的整个过程。那段时间特别忙,作为沟通协调人,有时一天就要从北服到容城打一个来回。

  伴随着工作逐渐深入,这段时间越来越多的服装从业者来到时尚产业园,与我进行沟通。与之前不同,这段时间很多容城当地的设计师希望入驻产业园,他们也想尝试转型,建立高端服装定制的工作室。

  到今年9月,我已经挂职整整两年。从北服到容城县政府,大概需要三个小时,行程大约是110公里。当初为了方便通勤,两年前我买了一辆车,现在也跑到7万公里,它成为我挂职生活的“见证者”。

  记者手记

  很多北服校友都找到陈婧,他们都愿意把时尚圈的一些资源推介到容城县。

  挂职两年,容城企业家的奋进精神同样影响着陈婧。雄安新区将成为现在乃至未来一段时间的热点,熟悉当地情况的陈婧注定将有更大的作为。

  本报记者 李如意

  托管保定儿童医院 三方共赢

  讲述者:北京儿童医院血液肿瘤中心医生 周翾

  我是今年2月份从北京儿童医院去保定儿童医院的,到了一看,心里挺凉的,硬件环境就不行。血液科对环境的要求高,没有合适的场所发展不起来。

  我们接收的第一个病人来时脚踝处有一个大的深洞,是免疫力低感染形成的。因为病人的白细胞只有100,不可能出去就诊,我们给医院医务处打电话希望会诊,但医务处说这事儿特别麻烦,科里的人就有点想放弃。

  保定儿童医院在由北京儿童医院托管之前没什么名气,医院的工作人员接触的病例少,遇到问题也不知道向谁请教,加上患者家属不信任,大多是治不了就转走。但我在北京儿童医院形成了有问题一定要解决的习惯,我告诉科室人员想达到一个目标就必须努力。我找到领导,经院长协调后举行会诊,会诊专家提出了很好的办法,并一步步地教我们的护士怎么护理。后来孩子脚上的深洞完全平复,下一步的治疗也可以进行了,科里也从此形成了有问题一定要解决的风气。

  协同发展,北京带去的不仅仅是技术,让河北的医院能够收治病人,像刚才说的小不点儿,如果没有北京儿童医院做后盾,保定儿童医院是不敢收这么小的孩子的,即使有治疗方案,骨穿、腰穿、中心静脉置管等做起来也非常困难。技术之外,还带去了完整的操作流程和良好的风气,目标是带出一支队伍来。

  我在北京儿童医院时只写治疗方案,到了保定,却要考虑到每一步,有没有药?护理能不能跟上?甚至吃饭问题也要考虑。确实也是因为之前没有病人,从诊断、治疗到护理、与病人及家属交流,都有不少空白,我一步步地做给他们看、教他们怎么做,现在如果不是特别的疑难病症,基本上都能处理了。我也特别开心参与了这个从无到有的过程,很有成就感。

  记者手记

  保定儿童医院血液科里的几个病人,大多是从北京儿童医院转过去的。血液科病人的疗程比较长,花费的财力、精力比较多,从北京转到保定后,病人享受的医疗水平不变,却节省了很大一部分费用;北京儿童医院可以收治新病人,腾出更多精力研究新技术;保定儿童医院提高了医疗水平……京津冀医疗协同发展,不仅让病人、北京的医院、保定的医院实现三方共赢,而且形成了非常好的各级医院之间的循环,的确非常有意义。

  本报记者 颉亚珍

  本版素描/赵春青

相关文档
精彩图集
微信图片_20180131171254.jpg
微信图片_20180131155438.jpg
微信图片_20180131155445.jpg

北京日报新闻热线:65591515 北京晚报新闻热线:85202188 广告刊登(声明公告类):85201100 北京日报网热线:85202099

京ICP备16035741号 京新网备2010001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02440037号 北京晚报读者俱乐部服务热线:52175777

北京日报社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举报热线:85201234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京报集团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